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860章 威吓

敢情你小子还觉得自己很有成算?

屋子里的朱二心里只觉得荒谬极了,却只恨皇帝就在面前,于是敢怒不敢言。但下一刻,他这满腹牢骚就已经有张寿代为发表了出来:“你还敢说?你年纪不小了,也该懂事了,怎么就不能学一学你三哥的稳重?既然知道不能去清宁宫,你说话的时候就不能过一过脑子?”

“要是我和三哥一样好,那当太子的不就是我不是他了?”话一出口,四皇子就知道自己又冲动了。他索性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说道,“反正我就是这样有话就说,不管是不是得罪人,也不管是不是讨父皇喜欢的性子,老师你别为我说话了,省得连累你。”

“你还知道连累人!”皇帝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恨不得把人拖过来狠狠揍一顿,“从前你虽说也喜欢胡闹,可也不是这样肆无忌惮的性子!”

“谁要现在我没了天敌,也没了心事。所以从前那些年我忍着不敢说的话,忍着不敢做的事,现在就都不忍了。”说到这里,熊孩子才稍稍抬头看了张寿一眼,见人那赫然也是一脸气得要命的表情,他这才干咳一声道,“但今天我那说错的话,真的是老师解释那意思。”

“一群来历不明,又行事不知所谓的人,折腾得大家连个年都没过好,总算是死了!二哥的事情确实让人心里不舒服,可是之前沉船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不是已经死了?

总算四皇子还知道自己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此时终于闭上了嘴,可那耷拉的嘴角却比耷拉的脑袋显得更醒目。而仿佛是斟酌了老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就一字一句地说道:“父皇放心,今后我一定会对五弟好,一定会让他从小就平安喜乐,没人敢欺负他!”

你不欺负他还有谁敢欺负他!张寿也好,朱二也好,这话也就是在心底转一转,谁也不会说出来。

至于皇帝,此时此刻却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眼睛微微眯起,若有所思地审视了一会从来不省心的小儿子——虽然如今人已经不是最小的那个了,可五皇子不会说话之前,他总难免把这当成是最小的那个。

“回宫吧。”

丢下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他转身就走。直到身后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随即衣角那边分明有人拖拽,一如小时候那个如同粉团子似的小家伙拽住自己后袍走路的情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他其实最不喜欢子女怕他,然而大皇子和二皇子却因为皇后和他不亲。

而公主们除却永平公主,也大多有点儿怕他,也就是从小被他养在乾清宫,天天带着看着,所以一直有些娇憨的这兄弟俩,哪怕被他揍过骂过,从来都不怎么怕他。

儿女越是多,越容易有偏向,越容易分三六九等,所以他也不确定日后五皇子怎样,自己是否会有更多的儿子,但他现在既然册立了东宫,那就不希望现在将来任何时候有人动摇那个位子。所以,四皇子刚刚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来,他确实很高兴。

所以,等人亦步亦趋跟着他走了好一会儿,眼看张园大门在即,他才突然头也不回地说:“回去之后,你自己去奉先殿呆一晚上。你三哥被朕撂在乾清宫里,指不定怎么担惊受怕,你倒好,出宫传了消息,还有你老师死死维护你,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嗯嗯嗯!”虽说是要受罚,但此时皇帝身后的四皇子眉飞色舞,哪里有半点不情愿又或者沮丧,他甚至还絮絮叨叨地说,“父皇不应该丢下三哥的,他心思重,这会儿肯定担心极了。还有楚公公,他也很冤枉,这么大冷天来回跑一趟,更何况他……”

“没错,他们都是被朕迁怒的人,所以都很冤枉,唯一没冤枉的人是你!所以你给朕跪在奉先殿好好反省!都这么大的人了,一次又一次惹是生非,祸从口出,以后朕要是不在了,还有你三哥,可你三哥要是……”

皇帝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头似乎有人扑了过来,他下意识地绷紧双肩,可随之就意识到那不会是别人,只会是四皇子,他就再度放松了下来。果然,四皇子就如同八爪章鱼似的直接挂在了他的身上,一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脖子。

虽说身为天子,但皇帝压根就对抱孙不抱子的规矩不屑一顾,仗着武艺精熟,他小时候也曾经抱过背过两个儿子,连墙都翻过,可此时大庭广众之下四皇子突然来这么一招,他还是禁不住想要怒喝,可随之先响起来的,却是四皇子的声音。

“父皇你长命百岁,三哥他也长命百岁,你们谁都不会比我早死的!”

哪怕知道四皇子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奉承,是好话,可皇帝还是禁不住直接抓住人的胳膊,把熊孩子从背后硬生生地凌空拎了下来,随即就这么一手抱腰把人给拱了起来,对着那屁股就是狠狠两巴掌。听见嗷呜一声惨叫后,人就硬挺着没做声,他索性又甩了两巴掌。

“你小子回头好好学礼仪,从前真是太放纵你了!”

追出来的朱莹听到这两句话,再见四皇子在那凌空挣扎,手舞足蹈,却是还能够和皇帝讨价还价,她就干脆站在了原地,没好气地摇了摇头,心想这熊孩子就是欠揍。

等到她眼看皇帝出门把人甩在马上,继而招呼了随行护卫,就这么呼啸而去,她就禁不住小声嘀咕道:“怪不得太后娘娘老是说,皇上都这么大了,遇到事情还是和当初年少的时候那样冲动暴躁,幸好太子不像他!”

她倒是没埋怨皇帝这么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连自己都忘了就回宫。一想到刚刚张寿言简意赅告诉她的事,她就能意识到,接下来一段日子朝中会是怎样纷纷乱乱的场面。

可是,这段日子发生的一切,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甚至包括天津曾经的营啸也好,官兵冒充海盗劫杀商旅也罢,很多事都有了解释,可正因为这么顺利,她反而总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不协调,仿佛一切都太巧。

不过朱莹又不是主管侦缉的捕头,更不是复核天下案卷的大理寺,又或者主管刑名的刑部尚书,也就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她就以天下有的是比自己更聪明更敏锐的人为借口,成功把这点思量给丢到了九霄云外。

反正迄今为止该撵走的人撵走了,她痛恨讨厌的人也死了,那还想什么想?想着给他们报仇吗?吃饱了撑着!

芦台马驿这一场乱战,参与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善后的时候,要埋尸体,还要把二皇子那具尸体拾掇干净运到京城——给锐骑营都指挥使和山海路参将一万个胆子,两人也绝对不敢把二皇子的尸体和一群海盗埋在一块,所以当然收殓好护送了过来。

于是,这个本来就没有特意隐瞒的消息,那简直是大爆特爆,一时人尽皆知。

对于朝廷官员来说,那自然还维持着微妙的分寸,大家尽可能少议论甚至不议论,可民间却演绎出了无数个版本,当中最劲爆的当然是二皇子落水之后遇到海盗,然后带着海盗冒充使臣打算混入京城,而后图谋不轨来一个天翻地覆……就和唱戏似的!

然而,最最惶恐惊惧,而绝不是尴尬的,则是会同南馆的高丽使团。不同于年纪还小,此次只是送来大明国子监读书的者山君,此次的正使并不是什么官阶卑微,被选来充数的堂下官,而是正儿八经的正三品堂上官,官拜礼曹参议。

只不过,和历史上那些敢于跨海而来从登州朝贡大明的使节比起来,他的胆子却非常小,当然他对外的借口是,者山君乃是大王亲侄,不可有失,所以自然是宁可舍近求远走陆路。

而此时他很想用这同样的借口来对付面前那几个人,奈何那个为首的少年趾高气昂,根本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可知道对方身份的他却非但不敢相争,甚至最后满头大汗的他干脆就直接把人送到了病都还没好的者山君床前。

而看到朱二和张武张陆的一刹那,者山君就很想装晕过去。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三位大明贵介子弟。大冷天的,这三个人不是带他去看祭天的天坛,就是带他去看杀人的西四牌楼,不是带他去看壮阔的勋贵园林,就是带他去看腥臭的马市羊市……

反正,他在被这三个人弄得晕头转向时,期间是否一时昏头对人说了什么,他自己都没办法保证。所以,他此时简直是满脸苦色,直到那位礼曹参议大人对他拼命眨了眨眼睛,说出了一句话:“者山君,这位是天朝四皇子。”

那一瞬间,者山君就坐直了身子,随即眼神忍不住往四皇子身上瞟了又瞟——哪怕对方比自己小一点儿,可那身份却比他尊贵得多。那不仅仅是大明皇族和高丽王族的差别,大明这个大国和高丽这个小国的差别,也是皇子以及他这个前世子之子,现大王侄儿的差别。

而且,他在路上就听说,四皇子和当今太子的关系相当亲密。

此时此刻,见对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就深深低下了头,低声说道:“四皇子殿下,恕小臣染疾在身,不能全礼。”

这样正式的称呼和这样诚惶诚恐的语言,四皇子还是第一次听到,不免就觉得新鲜,于是就忍不住一个劲打量,而忘了回应对方。可他这一忘不要紧,别人却是苦了,者山君不敢抬头,那位礼曹参议觉得天朝皇族是不是因外间传言的那件事生恨,所以竟是全都战战兢兢。

最后,还是朱二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才算是把四皇子的魂给叫了回来。小小的熊孩子立刻微笑颔首道:“嗯,不用多礼,既然病了,你坐着就好。”

他一屁股在那位礼曹参议亲自送来的锦墩上坐了下来,随即就轻咳一声道:“这几天刚刚在芦台马驿发生了一件震动朝野的事,者山君知道吗?”

礼曹参议顿时满脸惊惧,他蠕动了一下嘴唇,见者山君赫然满脸尴尬,他最终还是低声说道:“因为者山君正病着,而且他年纪还小,按照我朝宗室不干政的规矩,小臣没有禀告。”

“哦,是这样吗?”四皇子挑了挑眉,随即少有一本正经地说,“但父皇失而复得一个儿子,然后却又得而复失,兹事体大,纵使者山君身体病弱,往日不干政,却也不能不知道。朱二哥,你来对者山君好好说一说。”

熊孩子在外人面前对自己也这么客气,朱二投桃报李,清了清嗓子之后就把事情来龙去脉好好解释了一遍。而他遗漏的地方,张武和张陆又少不得拾遗补缺了一番。等他们这详细的叙述说完,别说礼曹参议汗如雨下,就连者山君也已经额头冷汗涔涔。

哪怕朱二并未有丝毫矫饰,对于占据济州岛的海盗,并未直接归之为高丽海盗,而是以来历不明的海盗这个短语作为指代,但这依旧足以让两位在高丽也算是顶尖的贵人恨不得晕过去。谁都知道大明开国时的那段历史,谁都知道,为什么李氏能够取代王氏。

不就是因为王氏看不清楚天命和大势,所以要一力和那个北逐蒙元,奠定根基的天朝大国做对吗?就为了这个,大明挑刺使节,动辄将人处死,甚至威胁发兵,在王氏高丽最后那些年中,有一年那朝贡数字已经不仅仅是屈辱了,而是莫大的恐吓。

马五千匹、金五百斤、银五万两、布五万匹,这所谓表示诚意的庞大数字,哪怕只是送了仅仅一年,却仍旧几乎耗干了国库,搜刮干净了民间,要是再持续一年,大概那个时候王氏高丽的末代大王就直接被逼下台了。所以,谁人不怕大明?

如今这些年大明对使团已经不那么挑礼了,可仅仅在二十年前,还发生过使团失礼,于是鸿胪寺官要求使团随员在庭前演练三跪九叩之礼到一堆人晕厥的故事。

而四皇子偏偏又在这时候好整以暇地问道:“敢问者山君,可知道济州岛之事?”

下一刻,四皇子就只见床上刚刚自称染疾在身的那位高丽少年王族踉跄滚落下床,双膝着地,声音颤抖地说:“济州岛沦为海盗巢穴之事,小臣也是第一次听说。如若真有此事,定是上下官员沆瀣一气,京城政令已经无法通行!小臣愿意上禀大王,立时发兵征讨!”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唐砖赘婿大唐最强长子帝国崛起之纪元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我在古代当神棍重生世子爷一品江山抢救大明朝逍遥小书生赵尸王朝汉阙我要做秦二世春秋我为王大学士回到明朝做千户北雄武唐攻略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如意小郎君朕又不想当皇帝红楼之猛虎哮兰若蝉声明末之力挽狂澜大唐:开局揭皇榜,身份被长孙皇后曝光了大唐之至尊帝皇
完本推荐: 饲鬼全文阅读[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全文阅读大讼师全文阅读宅师全文阅读锦乡里全文阅读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四爷正妻不好当全文阅读魔临全文阅读承包大明全文阅读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全文阅读少帅,你老婆又闯祸了全文阅读四爷心尖宠(清穿)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无疆全文阅读炮灰攻略全文阅读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全文阅读致命偏宠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凤凰于飞全文阅读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抠神基因大时代逆天神医妃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妖妖不可欺末日乐园从特种兵开始的神级背包璀璨城13科的吉恩贞观憨婿我的1978小农庄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魔法塔的星空白月光分手日常红楼之群英荟萃超神学院之虫族主宰大唐第一逆子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二进制亡者列车冠上珠华我要做秦二世太古龙象诀网王之传奇缔造者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稳住别浪神豪:开局就买比特币天启预报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