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780章 请君入瓮

第780章 请君入瓮

虽然按照身为大宗正的立场,以及葛雍的面子,和张寿的交情,公学的那三场讲学,江都王确实应该至少挑选一个去好好听一听,然而,在皇帝面前都颇受敬重的大宗正阁下,却没有那个心情。因为他的宝贝女儿正在和他闹别扭,人已经三天没下那二层楼的闺阁了!

所以,已经连续三天,江都王甚至压根就没有去宗正寺,而是整日在王府中长吁短叹。他这么叹息不要紧,江都王妃开始还劝解安慰,烦了之后就干脆躲去别人家做客了。而他四个儿子知道妹妹劝不回来,老父亲更是劝不回来,于是也都躲了个干干净净。

这下子,江都王只觉得自己变成了独守空房的孤寡老人,越想越觉得委屈。

虽说这年头有些规矩深重的人家,家里的女儿不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连楼都不下,但是,江都王府却不一样,他那王妃连生四个儿子才有了这么一个女儿,他是把唯一的闺女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凡女儿想做的事,那是一定会尽力促成。

就比如海陵县主和宋举人的这段“一见钟情的孽缘”,哪怕最开始恨不得把那臭小子给打死,但随着头铁的宋举人一次次登门,摆出了诚意,江都王最终还是心软认了。

可现在海陵县主坚持的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答应。让他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儿去学武?哪怕不是和那些粗鲁的男人学,是和朱莹以及叶氏学,那也绝对不行!一想到女儿会因为严酷的训练而汗湿重衣,甚至遭到一星半点损伤,他就绝对无法忍受!

所以,江都王下定决心,哪怕是和海陵县主继续僵持下去,也绝不心软,虽然三天没能看到女儿的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去女儿那二层小楼上,打躬作揖把人给请下来,可一直都对女儿各种没办法的他,此次却硬生生忍住了。

偏偏朱莹还天天派人给海陵县主送东西。

他倒想拦着,可女儿人不下楼,消息却灵通,早早就派了两个丫头在门口守着,但凡朱莹送东西,她们就立刻接下,大箱子小匣子地捧进去,他倒是亲自拦过一回,两个丫头就苦口婆心地劝他,说是县主百无聊赖之下恐怕会如何如何,他也只能无奈放任。

天知道他非常担心里头会不会有传奇话本里那些勾索飞刀之类的危险小玩意!以朱莹的性格,鼓动他的宝贝女儿离家出走,那也是可能的!要不是朱莹惹不起,赵国公父子他也惹不起,至于张寿……那个笑眯眯的温文少年也不好惹,他早就登门理论去了。

你们折腾什么我不管,我甚至可以举双手支持,可你们别打我女儿主意行不行?

因此,这一天当他在书房里第无数次叹气的时候,他就听到外间传来了一个声音:“大王,张学士送了帖子来,说是……邀请您去通州。”

“不去!”江都王不耐烦地迸出了两个字,就犹如他之前面对有人请他去宗正寺做什么主时的反应一样。然而,他接下来那“叫他们看着办”几个字刚刚到了嘴边,整个人却陡然之间清醒了过来。他突然起身快步冲到了门口,一把打起门帘就厉喝了一声。

“你刚刚说谁送来的帖子?”

外头那小厮深知这几日江都王何等暴躁,因此说话时自然赔了几分小心:“回禀大王,是张学士啊,张学士下帖子邀约您一块去游通州!”

“游个屁,我哪来的这闲情逸致!他这个太子的老师整日里忙成那样,哪来的空闲?”质疑归质疑,但江都王的动作却显得很直接。他劈手夺过那小厮手中的帖子,迅速浏览了一遍之后,发现上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话,只是简短地邀约他去通州游玩散心。

黑着脸的他正要屏退那小厮,随即却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抬头问道:“送信的人是谁,走了没走?没走就给我请进来,我有话问他!”

这个请字,对这几日心情极坏动辄发火的江都王来说,那自然是难得至极。然而,他对面的小厮闻言却是心底一万个叫苦,可还不得不硬着头皮照实说,人送来帖子后就走了。好在江都王虽说再次阴了脸,却竟然没有开口骂娘,而是冷哼了一声。

“派人去送个口信,就说我知道了,回头准去。”

江都王终于答应了张寿的邀约,这对于江都王府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毕竟,谁都不愿意家中主人成日里死板着一张脸,却还守着家里不挪窝,天天借着火气各种挑刺。

就连内心偏向女儿其实已经答应了,却还碍于丈夫这死脑筋的江都王妃,出门做(躲)客(事)回来之后也不由得连念了几声佛。至于海陵县主的四个哥哥,那就更是欢欣鼓舞了。每个人想到的都是……自家这黑脸阎王似的老爹终于能消失几天了!

等到次日一大清早,江都王早早洗漱完毕,只不过胡乱吃了几口早饭填肚子,就立时匆匆往门外走去。知道他不是急着想见张寿,而是希望通过张寿让海陵县主打消主意,因此,江都王妃压根就没想着拦人,只是赶紧派了个妈妈去嘱咐今天跟着的人。

自家老爷现如今被是满腹牢骚和委屈,万一这要是把脾气发在张寿身上,这不是要惹大麻烦吗?千万看着点拉着点,她可不想爱夫心切的朱莹打上门来!

江都王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早了,还打算直接借着张寿的邀约去一趟张园,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这才刚刚走到二门,之前差遣去马厩预备车马的亲随就匆匆赶了过来,禀告了一个让他始料不及的消息,说是张寿已经到了。

“张学士已经在门外等我了?”难以置信的江都王甚至反问了一句,眼见得那亲随拼命点头,他这才悻悻冷哼道,“年纪轻轻竟然就知道赴约要早,还真够尊老的……可我还没老呢,用得着他这么献殷勤吗!”

张寿这样一个人品容貌才能全都顶尖的女婿,竟然被赵国公朱泾早早定下了,江都王也曾经后悔过没有早下手,可想想早下手的话,张寿也就是个乡间少年,他也知道这是马后炮。

可是,这会儿出了大门,看到那个身穿白色狐裘,正站在马车边上,光是一看就非常顺眼的郎朗少年,他依旧再次生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只不过如今张君有妇,他这念头也就是一闪即逝,沉着一张脸正要上前嘲讽两句,他却没想到张寿行过礼后,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今日天气正好,大王既然来了,何妨同车?”

江都王本来就憋了一肚子话想说,此时张寿这提议自然是正中下怀。可是,他到底还有几分矜持,下巴微微一扬后,他轻哼一声就径直上了车,等到张寿也上车坐定,车帘放下,车门一关,他就咳嗽了一声想要打开天窗说亮话,却没想到张寿竟是递上来一个食盒。

“大清早就启程赶路,大王大概没时间好好吃一顿早饭吧?这是宋兄大清早特意为您这个未来岳父新鲜做的,您尝尝他的手艺?”

虽说在老妻以及儿子们甚至女儿面前会抱怨宋举人这个未来女婿,但在张寿面前,江都王为了脸面,当然不会这么干。恰恰相反,张寿着重点出这是宋举人早起替他做的早点,他还少不得含笑夸了宋举人几句,只是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君子远庖厨。

平日里宋举人孝敬他的次数很不少,所以什么萝卜糕之类的他其实早就尝过,可这会儿在天寒地冻的天气,温暖的马车中品尝那因为炭火煨着,口味稍有变化,但吃在嘴里却依旧很可口的点心,江都王那心情还是不知不觉转好了起来。女婿孝敬岳父,那自然是好的。

而且,张寿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同伴,因为人妙语连珠说着之前公学讲学的趣闻,讲着孔大学士遇到张大块头,那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的窘境,讲到讲学的名士们竭力争取关注的表现,饶是他最初只想着怎么开口说海陵县主的事,不知不觉也被张寿带了进去。

当然,也带到了沟里去……

于是,接下来的一路上,完全掌握了节奏的张寿充分发挥天花乱坠的本领,一个话题接一个话题,总之是充分调动了江都王的注意力,不让他想到最初的目的——又或者想到了也找不到空档打断插话。虽说付出了口干舌燥的代价,但他成功办到了。

如果江都王妃和四个儿子在这里,此时一定会扶额哀叹江都王的老毛病又犯了。这位大宗正从前素来是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又或者说想着一出是一出的性格,所以这次为了海陵县主这个女儿的事能憋这好几天的气,算得上是很难得了。

所以,当马车经历漫长的行程,江都王听着张寿那些故事,中间还打了个瞌睡,最终听到外间通报说,已经抵达通州时,他打了个呵欠后掀开窗帘,随即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刚刚一路上都在搞什么?怎么好像忘了问张寿海陵县主的那件事?

江都王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即方才突然发现,这里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通州城内,而是……一处荒郊野地!那一瞬间,江都王心里甚至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张寿是不是把他骗出来,然后打算用什么手段逼他就范……

可下一刻,他就只听张寿笑了笑说:“接下来我们不太适合这么招摇过市地过去,所以如果江都王不介意的话,能否在这马车上换一件衣服?虽说那白家村的村长认识我,但寻常的村人却不明就里。”

这一次,江都王终于不可能轻轻松松答应了,他眉头一皱,大为光火地质问道:“张学士你这究竟是带我到哪来了?什么村长,什么不明就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回事?不是请大王和我一同来探视之前和张琛打赌,在外寻访人才的四皇子吗?”见江都王简直快要把眼珠子瞪了出来,张寿就故作诧异地问道,“难不成大王没看清楚我那张帖子吗?我是邀您一块来看四皇子和张琛的。”

我明明看得很清楚,哪里有这么一回事!江都王气得额头青筋都爆了起来,随即就冷笑连连,伸手去怀中拿那张帖子,可等到他一脸盛气地在张寿面前展开,想要揭穿人这不知所谓的谎话时,他自己只瞅了一眼,却完全呆住了。

那帖子上原本语焉不详的邀约最后,竟分明写着,请他同去通州探视四皇子……

江都王死死盯着那一行之前根本就绝对没有看到过的字,随即突然抬起头怒瞪张寿,仿佛要把这个耍花招的小子给吞下去。然而,他看到的却只是张寿那非常无辜的眼神。可是,他怎么都不至于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关心则乱于是看花了眼……他还没老到那份上呢!

他强忍住即将爆炸的怒气,一字一句地说:“好,好!我就跟你换衣服,去看看郑锳那小子。”如果发现这小子其实是打着一个光明正大的名义,实际上却在玩,那我就跟你没完!我管他是不是太子最疼爱的弟弟,老子现在是个为了女儿正没地儿出邪火的父亲!

当江都王在马车上脱下外头锦袍,重新换了一件皮袍子,又戴了一顶皮帽子下车之后,不多时,他就看到张寿也下了车,却只是脱了之前那狐裘,而是换上了一件半旧不新的大袄,头上则是换了一顶儒巾。

眼看人上前之后,虽说没照镜子看过自己眼下的形象,但江都王还是幽幽说道:“张学士这是打算和我假扮成什么?我可说好,为了那小子我大冷天奔波这么远,已经仁至义尽了,若是还要做什么强人所难的事,那我可没办法奉陪。”

“不用假扮,大王只要说自己是郑锳的叔父就行了。至于我呢,当然就是郑锳的老师。”

张寿呵呵一笑,随即轻描淡写地说,“他在这里,是个和家人闹别扭,于是出来想做点事让家人瞧瞧的离家出走孩子,张琛则是他表哥……哦,叶小姐是评判,她是通州本地人,名气挺大,再加上拥有白家村那大片土地的某位大地主和她叶家是亲戚,所以并不奇怪。”

听到那位小有名气的叶氏竟然也在这,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具体内情的江都王方才微微色变,随即就不禁生出了几分希望……朱莹那边没办法,也许他回头可以和叶氏攀谈一下,然后让她去出面告知他家里那个小丫头,学武并不适合她?哎呀,这一趟真是跑得值!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乘龙佳婿大明开局就登基猛卒我在古代当神棍替天行盗我要做秦二世天官北雄小阁老皇族北宋大丈夫革秦大学士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我在明朝当侯爷如意小郎君汉阙帝秦霸世原始大厨王刑徒赵尸王朝开局抢了朱重八的要饭碗公子风流帝国崛起之纪元我要做驸马
完本推荐: 春闺玉堂全文阅读妻调令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绝代名师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人小鬼大全文阅读没齿全文阅读总裁酷帅狂霸拽全文阅读强取豪夺之羁绊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澹春山全文阅读婚后日常全文阅读不准跟我说话!全文阅读饲鬼全文阅读沙雕攻他重生了全文阅读雄霸蛮荒全文阅读送君入罗帷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攻玉全文阅读一级律师[星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屑王之子绝代神主次元法典我真没想当皇帝啊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抠神重生吗?可以自己选择的那种!大月谣魔法塔的星空禁区之狐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二进制亡者列车元希修真录大唐第一世家高塔公主[西曼]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我,签到养活了所有主播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重生之战神吕布贞观憨婿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末日拼图游戏从亮剑开始崛起系统之农妇翻身小阁老退圈后我风靡全球流年撷萃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