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717章 同心,异心

第717章 同心,异心

家里虽说进了贼人,但从皇帝那儿讹诈到了一座善堂以及内中两百多个孩子作为补偿,张寿自然心满意足。而朱莹气急败坏地从怀柔皇庄赶回来,找皇帝诉苦时又恰逢张寿在,那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告退离开的时候脚下生风,那真是畅快到了极点。

于是,之前才大发雷霆的天子眼看人家准小两口成双入对地并肩离开,他不禁酸溜溜地说:“你们说,有没有可能让这两个人彼此之间误会一场?”

花七已经领会到了皇帝此时那点恶趣味,却是先轻轻后退一步,随即就足尖点地,悄无声息地消失得没了影。而楚宽同样不想掺和到皇帝这非常滑稽的设想当中,可他就不像花七那样好运地及时逃之夭夭了,因为皇帝直接就朝他看了过来。

于是,之前才被皇帝指着鼻子大骂了一顿,在张寿看来差点就没被推出午门斩了的楚公公,此时却是直截了当地说:“皇上恕罪,张学士之前那般拼命转圜,这才暂息了皇上雷霆之怒,奴婢不论是从哪一点来说,都不可能落井下石。”

“你还好意思说!”皇帝本来只是开玩笑,可此时楚宽这么直言不讳,他就不禁怒道,“还有,把奴婢这两个字给朕收起来!朕是让你在慈庆宫伺候三郎笔墨,但那是让你给他当能够诤谏的师友,没让你把那些诚惶诚恐的徒子徒孙都往门外推!好了,你给朕下去!”

三皇子在旁边迷惑不解地看着,眼见楚宽倒是依言退下,但父皇那张脸就更黑了,他犹豫许久,心想父皇刚刚那关于张寿和朱莹的话题万万接不得,既如此,还不如继续说楚宽。于是,他忍不住低声问道:“父皇,楚公公他……”

“什么都别说了。你也好,别人也好,还能比朕更了解他?”皇帝恼火地哼了一声,最后淡淡地说,“三郎,皇帝是孤家寡人,因为太多人都会倚仗你的宠信作威作福,很少有人能不变。朕很幸运,遇到了一个始终一如往昔的表兄朱泾,还有……”

“还有就是楚宽。”

虽然很恼火,但皇帝还是吐出了这么一个名字。见三皇子少有地露出兴致盎然听故事的表情,可当他仔细端详时,这孩子却又慌慌张张地板起了一张严肃的脸,他就笑道:“是不是很奇怪刚刚朕为什么一进来就发火?其实,朕听到了楚宽对张寿说的话……”

当皇帝正在教育太子的时候,张寿和朱莹也并肩出了慈庆宫。虽说还没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但昨夜发生了这么一连串事情,哪怕他们都毫发无伤,但心情却不可能没有起伏。因此,两个人走着走着,朱莹就不由得轻轻拽住了张寿的袖子。

“昨天晚上听说有乱民围过来的时候,我那会儿就想,该怎么杀出重围,该怎么突破路上重重拦截赶回京城,会不会浑身浴血冲到你面前,把你吓一大跳……结果最后是我自己被那帮战斗力贫弱的家伙吓了一大跳。”

原本以为是一场艰难的战斗,结果却是大小姐率领一群全副武装的精兵强将,迎战一群高喊口号的赤脚农人……而且高喊口号的那个战五渣还被第一时间干掉了,其余人等被喝问了一番后,就慌忙痛哭请降。换成是张寿自己,他也觉得自己会在错愕之后怀疑人生。

可这会儿,他知道朱莹并不需要自己对昨夜这件事评论什么,听完就笑眯眯地开了口。

“我之前对娘说过,你生来就是个幸运的姑娘,这份幸运一定会长长久久陪你到永远。所以,我在你来之前才会对皇上说,我要是带人去接你,那才是给你添麻烦。”

朱莹这才想起自己刚刚见皇帝的时候,一时嘴快也说了添乱两个字。她有些不好意思,索性干脆一把拉住了张寿的手,这才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皇上就是没安好心,让你去怀柔那边接我,一来说不定打算进一步诱敌,二来说不定还有别的筹划……反正你拒绝,我又自己回来,那就最好了!阿寿你是很有胆色,但你是美玉,没必要去和石头碰。只要是有一丁点风险的地方,我就不想你去。”

“你知不知道,那次大哥硬赶你去沧州……我都快气疯了,所以后来才会也去了沧州!”

张寿想想朱莹后来追着来了沧州,他就不由得笑出了声。

虽说这是在宫里,不是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但不得不说,朱莹这动作仍然显出了大胆。可她既然都不在意,他就更不在意那些各式各样的目光了。

而两个人默契地谁都不谈大皇子——更不谈大皇子到底是不是这场荒谬闹剧的主谋。反正在他们心目中,废后已死,二皇子生死未卜之下就已经“被死亡”了,那么这些事情不是大皇子干的,也是大皇子干的……毕竟乱民连口号都是这么喊的。

至于三皇子这个太子和四皇子,以及两人背后的母妃和母族,那是绝对没有这个实力的。而所谓的太子党,那还根本就没有成型。

皇帝这个大多数时候感性更多过理性的天子,也很显然并没有暗中布置,把曾经的妻子和儿子彻底连根拔起的打算——这种戏码若是皇帝做的,那才叫笑话。

而张寿的心里,却因为今日之事,而隐隐约约有了那么一个念头。

他依稀觉得,那母子三人确实应该并不完全无辜,比方说大皇子,那肯定是早就和某侍郎眉来眼去,所以人家在发现大皇子失势之后,仍然会铤而走险,事败之后方才恐惧追究而仰药自尽。但是,似乎也有人在成心把这母子三人推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但是,这关他什么事?废后母子三人,那又不是他的亲朋好友,他犯得着因为一点点怀疑,就去为他们鸣不平?那不应该是当年赞成立嫡立长的那帮大臣们去劳心劳力的吗?

所以他推荐孔大学士,从表面上来看那是给人一个台阶下,还非常“好心”地让人用实际行动向太子表明心迹,但实际上,他那却是给人下套——你不是说当初支持立嫡长是公心吗?既然如此,那你就继续表现出大公无私之心,去把大皇子这个麻烦解决了吧!

皇帝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接下来动作自然很快,从三皇子起居读书的慈庆宫出来时,他就命人去召见秦国公张川,等回到了乾清宫,他随意翻看了几份经由内阁送上来的奏疏,甚至还没感觉到过了多少时间,张川就已经到了。

秦国公张家从上一代张允开始就是文官,张川也是好文,在外人看来虽说是勋贵,但宠信好似不比其余各家,就连几位侯爵伯爵中都有人比张家父子宠信更甚。

可自从张川出任顺天府尹,那意义就大不相同了。甚至有人将其和赵国公朱泾出任兵部尚书相提并论。

所以,当张川急匆匆地奉诏去了乾清宫,从乾清宫出来又马不停蹄前往孔家,这自然引起了不少关注。

而孔九老爷早朝之后一刻都不敢多在太常寺停留,匆匆赶回家查看孔大学士状况——当然,他更多的是因为张寿早朝时提到那个江卓儿之事而满心不安,情知堂兄算是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于是,听到张川突然来探病了,嫂子顾氏派了次子去迎,他不禁大为惶恐。

他实在是没办法不惶恐,虽说皇帝让朱廷芳去张园提走张寿所言的那个江卓儿,但经过前两天之事后,谁还不知道张川这个顺天府尹和朱廷芳根本就是一体的?之前做出的外紧内松之势,就是为了钓出那些居心叵测之徒。

说不定朱廷芳已经从江卓儿口中问出了某些事情,又知会了秦国公张川,如今张川就是为了这事情登门兴师问罪……说不定根本就是冲着他来的!

想到自己回来之后,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朱廷芳到张寿的那番言语都对孔大学士转述了,可这位堂兄从他一进门就始终不理不睬,孔九老爷此时干脆把心一横,打开天窗说亮话。

“大哥,我知道你是恼我这次错断了形势,这才惹来了朱廷芳那个煞星,可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确实是看见张寿身边那个阿六在药行买补药,指名道姓要最好的,连人家镇店之宝,那支最贵的老山参也买了。要知道此人最吝啬小气,连借钱给人家姑娘买弹弓都要高利贷!”

“再者,侄儿尚且都会一时昏头把家私悄悄运出去,更何况是我?大哥,你在京城做官,你可问过大嫂日常开销吗?都说京城居大不易,你一个内阁大学士,都尚且入不敷出,更何况是我?可你问问大嫂,每年我省吃俭用,借口三节两寿,贴补了大哥你多少?”

床前侍疾的顾氏哪曾想孔九老爷竟然会把话说到这么露骨,见孔大学士又惊又怒地看向自己,仿佛是在问到底是不是这一回事,哪怕她很想否认,可收进去的礼那是有单子的,这实在是抵赖不过去。

因此,她也索性实话实说道:“老爷,京城开销大,族中固然倾力贴补,但您要做清官,不肯收受外官的孝敬和节礼,而各种人情往来又需要钱,咱们家的产业都在老家,所以确实是入不敷出。”

她斜睨了一眼孔九老爷,想到这时候还在外头接待秦国公张川的次子,想到长子在朱廷芳走后就被她勒令在房中反省,她只觉得心里烦躁,自然是越看孔九老爷越不顺眼。要不是人听着风就是雨,哪里会有今天这些麻烦?

当下她就哂然笑道:“九老爷确实是每年送礼不少,约摸一年能有两三千贯,确实是贴补了一些家中开销,可他打着老爷的名义去办的事情也不少!”

孔大学士差点被堂弟和妻子这一搭一档给气死。他哪曾想,自己素来饮食用度还算简朴,儿子儿媳们也并不奢侈,可结果家中竟然是这样一副景况!

“好,真是很好!”孔大学士只觉得喉咙口仿佛有一股腥甜正在翻转,脑袋一阵阵发胀,随即禁不住重重一捶床板,怒声喝道,“你们是觉得我这大学士当得很顺遂是不是?我成天殚精竭虑,你们却背着我蝇营狗苟!都要逼得我上书乞骸骨,你们才甘心是不是?”

此话一出,孔九老爷和顾氏全都吓了一跳。别说他们,就是孔氏一族那也万万承受不起孔大学士盛年辞官这巨大打击!

孔九老爷很确信,一旦知道这事情是因为他而起,族中说不定就会把他开革出去。而顾氏也非常确信,没了丈夫这一重大山,单凭长子做下的那桩蠢事,她就会被无数人笑话——而且不是背后笑话,是当面笑话!

于是,刚刚还有些针尖对麦芒的叔嫂二人慌忙苦苦相劝,可就在孔大学士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之际,外头就传来了一个仆妇小心翼翼的声音;“夫人,二少爷派人来报说,秦国公今天其实并不是自己来探望今天病了没上朝的老爷,而是奉旨,他这就带人进来了。”

此时此刻,屋子里三个当主人的同时为之一怔,紧跟着,顾氏和孔九老爷就空前紧张了起来。反倒是孔大学士须臾就恢复了镇定。

“既然是皇上派人来探病,那就请进来便是,我不过是一夜没睡好,早上有些头昏而已。”

顾氏还想说什么,却被孔大学士那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了。而孔九老爷深知就算没有奉旨两个字,他那个出去接待的侄儿也顶多只能拖延,不可能有胆量把秦国公拒之于门外。

关键时刻,他只能赔笑说道:“大哥,你一贯身体康健,早上那点小病确实不算什么。您对我有什么不满都没关系,可千万别在秦国公面前说出那要命的话来。谁不知道,咱们孔家那天,一直都是您撑着的!这么多年了,请辞之后还能在京城游刃有余的,也就是陆绾了!”

“别提那家伙!”被人道出了心头最忌讳的那个名字,孔大学士顿时遽然色变。他最忌讳让人知道当初陆绾并不完全是江阁老的人,而是和他有勾连。陆绾没声张,那自然让他松了一口气,所以他一贯都对陆家父子做什么事视若无睹。

就在他还要再警告两句的时候,外头就传来了张川的声音:“孔二公子,听这中气十足,令尊好像没病啊?”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重生世子爷猛卒极品明君帝秦霸世诚信小郎君一品江山大宋的智慧北雄原始大厨王权柄大唐:列阵在北,镇长城无涯回到明朝做千户庆余年大宋有种明末亲军锦衣卫我在明朝当侯爷北宋小厨师千夫斩我要做秦二世我在大观园的日子抢救大明朝大学士妙影别动队名门大魏能臣明末之力挽狂澜
完本推荐: 一胎二宝,腹黑邪王赖上门全文阅读天下第一妃:神医狂妻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美食供应商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重生似水青春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全文阅读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婚后日常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惊蛰全文阅读我在年代文里吃瓜全文阅读东厂观察笔记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全文阅读一池春水谢惊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赝太子镇世武神逆剑狂神大唐第一逆子大梦主武破九荒北雄龙图案卷集·续白月光分手日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道龙皇港九本色大英公务员重生锦鲤福运多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高塔公主[西曼]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都市极品医神二进制亡者列车妖妖不可欺永恒圣王原来公爵不是人娇华快看那个大佬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道祖,我来自地球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赘婿从斗罗去遮天天醒之路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