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628章 好有道理

第628章 好有道理

有没有鬼,和我有什么关系……才怪!

张寿听朱莹说起张琛从前那些年在京城闹得鸡飞狗跳,又或者说鸡犬不宁的光辉事迹,再听她说四皇子在宫中,因和三皇子一道被大皇子和二皇子欺负(哪怕有皇帝护着,皇帝也总有看不到的地方)于是灵机一动想过养蜜蜂蛰人这种幸亏没实现的主意,他不禁目瞪口呆。

两个都是他的学生,惹出事情来确实不一定就会株连到他这个老师,毕竟人家那都是父母双全的,教育责任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但他这个老师有这么两个不省心的学生压力很大啊!要知道,想当初张琛在邢台时,可就想过冒充二皇子手下坑大皇子的主意,还付诸实现了!

相形之下,朱大小姐做事反而是很能把握分寸的。当初她堵了司礼监外衙的大门,可人家楚宽却退避三舍,而且这么一桩事情,顶多会得罪整个宦官群体,至于朝中那些正经士大夫,估计会乐呵呵地看热闹。而宦官群体背后的皇帝,顶多把朱莹叫去骂一顿而已!

事实上,因为传出了太夫人把朱莹关进祠堂反省这种消息,朱莹后来去见皇帝时,皇帝别说骂了,甚至还做起了和事佬……

因此,想到张琛和四皇子这组合,头痛欲裂的张寿忍不住扶额呻吟道:“这两个熊孩子又想干什么?”

听到张寿直接把年纪不小的张琛也归入了熊孩子这一类,朱莹顿时笑出了声。紧跟着,目光如炬看出四皇子和张琛勾搭上了的她,却没有努力开动脑筋为张寿释疑,而是歪着头说:“说到这个,因为那天我们意外救下邹明的缘故,海陵县主和宋笨笨这事就给掩盖了下去。”

张寿没想到朱莹思路跳得这么快,不禁哭笑不得:“宋举人和他未来岳父相谈甚欢,他回来的时候眉开眼笑,说是他那未来岳父差点都要邀请他住到家里去了,还是他脸皮薄这才拒绝。这种佳话就算现在被一连串事情压了下去,等到尘埃落定,总要引起一阵热议的。”

他顿了一顿,又笑了笑说:“再者,事涉永平公主,此事不声张也未必不是好事。”

朱莹顿时瞪了张寿一眼:“难道我想把我和永平那争执传出去?我这不是想到,就连姓宋的这么一个后来之辈都眼看名草有主,张琛那两个小弟张武张陆就等着婚期,张琛的婚事却还没解决吗?这小子非得要一个特立独行的绝世美人,嫌弃这嫌弃那的,拖到现在!”

“人家秦国公把长子的婚事拜托给你,又不是一天两天,结果一拖这么久!就张琛这唯恐天下不乱的闲不住性子,有个厉害女人管管他,你不是就用不着操心了?至于四皇子,那就更简单了,我回头和三皇子私底下说说,他肯定会把人管得好好的,不放人出宫就行了!”

这种釜底抽薪的主意,张寿还能说什么?正如朱莹所说,只要能把四皇子关在宫里一两个月,那时候张琛估摸都不在京城了,那也用不着担心大小号的熊孩子碰在一起能玩出什么花样。就算张琛回来也不用担心,如果人有个管得住他的厉害媳妇,还能这么任性才有鬼!

因此,张寿深深吸了一口气,斩钉截铁地承诺道:“这事情我之前想着顺其自然,现在看来,不能拖了,得给这匹烈马找个辔头!”

然而,说归这么说,具体事情,张寿还是只能靠朱莹,否则,他一个大男人,难不成骑马四处溜达去相看女孩子吗?那十有八九会变成别人围观他了好不好!总不能让阿六飞檐走壁,悄悄潜入各家各户吧?那不是给人保媒拉纤,那是偷窥狂!

而这一次,朱莹果然想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之前皇上不是打算给大皇子和二皇子选妃,还打算从五品以下选吗?我去找司礼监掌印楚宽,把名册要过来。张武和张陆是希望得贵妻,也好扬眉吐气,张琛那家伙却不在乎什么出身,只要有性格的绝色,他不会嫌弃的。”

“司礼监筛选过的人,出身来历至少没问题。”张寿倒没说朱莹异想天开,可还是忍不住打趣道,“可莹莹你上次才堵过人家的门,这次却又登门去找人要名册,这面子上下得来?”

“有什么下不来?上次是因为他算计你,我堵门去找他算账,又没把司礼监内衙给砸了,还看好了他里头一堆堆重要文卷,他楚宽还要谢我!再说,这次要不是我和你把邹明救起来,他司礼监这桩奇案就还要多一条人命,他不是还得谢我?就为这个,一份名册算什么!”

“反正三皇子和四皇子还小呢,那份名册上的未婚姑娘们就算再好,年纪也和他们不合,当然万一是皇上让司礼监选了留给他们的,楚宽也不会给我啊!既然之前都是费了这么大劲选出来的,就这么搁置下去也可惜,让秦国公府这样的好人家去求娶难道不好吗?”

这话真是好有道理……不过大小姐一直都很有道理……

张寿再一次见证了朱莹的理直气壮,而且他甚至觉得,哪怕朱莹把这话拿到皇帝面前去说,那位特立独行的天子恐怕也会眼睛一亮,抚掌大赞这主意不错。

而如果不是这年头不存在天子根据自己的心意在那给臣子指婚,皇帝大概会兴致勃勃地拉郎配!

于是,他只能咳嗽一声道:“那莹莹你就试试吧。只不过,你可千万别拿着一本名册去秦国公府……”

“呸呸,我要是拿去,张琛说不定就有那贼胆按照名册溜过去一个个相看,那时候才叫遭殃!我才不给他……就是你,也别想偷看!”朱莹见张寿被自己噎了个半死,她这才笑了起来,随即促狭地说,“我不怕你看中别人,我只怕别人看你清俊闲雅,于是心生不轨!”

“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你别管这个,还不如找个机会好好诈一诈那两个熊孩子,看能不能问出他们俩那点小心思!”

见朱莹说完这话就冲着自己一笑道别,赫然是直接转回去了,但想来不至于是回文华殿,而是去了北面的司礼监找楚宽摊牌,张寿不禁莞尔一笑,随即就转身继续出宫。

等在东华门的阿六眼见得众多官员鱼贯而出,或三五成群议论纷纷,或独自而行摇头叹息,甚至还有人一面高谈阔论,一面不时拿目光打量他,可在无数或明或暗的目光注视之下,他却始终满脸淡然,直到人流散尽,他看见了悠悠闲闲袖手而行的张寿。

那大袖长衫的青色官袍之外,赫然是一件赵国公府所赠的雪白狐皮大氅,从他这位置看去,就只见张寿走得极其闲逸,不疾不徐,就好像是从宫中逛了一圈出来似的。

他快步迎上前去,却是径直问道:“怎么不见大小姐?”

“你就记得莹莹!”张寿忍不住伸手在阿六脑门上弹了一下,可见人不闪不躲,他不禁有些无趣,等看到杨好和郑当正站在不远处马车旁边,努力做出目不斜视的样子,他就忍不住说道,“你这是真准备把他们一直当跟班?之前不是曾经在做门房吗?”

“他们不够机灵。”

见张寿顿时被逗乐了,阿六却一本正经地说:“大小姐说,门房要接待客人,迎来送往,需要有足够的见识和阅历,而瘸子安陆说,他们两个还要历练个十年八年才能胜任。但疯子磨砺了一下他们的武艺,做跟班已经够了。”

好吧……对于这种家中事务,张寿也没工夫一样样一桩桩去安排——从小在赵国公府耳濡目染的朱莹,在皇宫和赵国公府两面厮混的花七,在市井混迹多年,能被阿六说一句出淤泥而不染的安陆,这三个人至少比他在这年头的待人接物上更在行。

可是,当他登车之后,发觉阿六照旧坐在御者的位子上驾车时,他就又忍不住开口问道:“我记得之前赵国公府送过一个车夫,也用过好一阵子,怎么最近又是你亲自驾车?”

“我驾车之术不好吗?”外头御者位子上的阿六闷闷不乐反问了一句,发觉张寿没说话,仿佛被自己噎住了,他这才继续嘟囔道,“我不喜欢坐在车厢里,骑马在外头,少爷你要吩咐我说什么也不方便,天冷,又不能一直都打着窗帘!”

对于这样的理由,张寿甚至都没法吐槽,只能在心里感慨如此各项全能的保镖,京城权贵都没有,自己却摊上一个,如果还说当初皇帝对自己照顾不周,那真的是万万说不过去。

耳听得外间寒风呼啸,坐在车里的他揣着手炉,虽不能说暖意融融,却也至少感觉不到寒意。此时随着马车前进,他心里揣摩着今天经筵上那一幕一幕,之前养伤却也没耽误上课那些天一直忙忙碌碌都没问出来的话,此时就不由得问出了口。

“阿六,那天你打四皇子郑锳也就罢了,打我的时候,你倒也下得了狠手!”

“是少爷你叫我打的。”阿六低低嘀咕了一句,仿佛有些委屈的样子,“我想趁四皇子拦阻停手的,谁让你叫杨好和郑当把人拖开?”

这还真变成我的错了!张寿忍不住一阵气苦,却还不得不主动给阿六找原因:“真不是因为你知道玉泉通武艺懂医术,假打会被人戳穿?”

“打人还能假打?”

如果说刚刚已经被噎着一次,那么,张寿这一次就是货真价实被噎坏了!敢情在阿六那淳朴的认识中,打人就必得要真打,绝对不可能假打!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决定从各个角度对人普及一下所谓做戏……又或者说演戏的要诀,保不准日后还会发生这样的事呢?可他费尽唇舌说了一堆,得到的却是一个让他无语的回答:“疯子其他话都是疯话,我懒得听,但他有一句话我却觉得很对。”

“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一旦动手,那就绝不容情……假打不如不打。”

这话真是好有道理……才怪!张寿闻之气结,可转瞬外头就传来了阿六的声音:“少爷你要生气,回头我打回自己双倍好了!”

张寿心中咯噔一下,他还真怕阿六钻牛角尖,当下赶紧阻止道:“什么打双倍,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我还指着危急时刻靠你救命呢,所以你千万别给我乱来!身体发肤授之父母……我的意思是说,你要珍惜自己,别把自己不当一回事,明白吗?”

外头正轻轻挥动马鞭的阿六顿时微微一愣,随即嘴角就浮现出了浅浅的笑容。而一旁骑马跟车的杨好和郑当看到他这笑容,却不约而同地吓得打了个哆嗦,竟是差点两匹马撞到了一块去。

在村里时就不见笑容,在京城更是凶悍和严格起来比鬼还可怕的阿六,也会笑吗?

虽说明日就是册封皇太子的大典,但九章堂的学生们原本是压根没资格去参加的,然而,谁让他们的老师张寿也是三皇子的老师,而他们之中很多人也曾经当过三皇子的同学,将来还会根据成绩轮流侍读东宫呢?

所以,这一天,大多住在萧宅的他们收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礼物。一套符合他们身量尺寸的簇新衣袍。那是玉色杭绢,宽袖皂缘的儒衫,外加头戴的皂绦软巾垂带。

而和这套行头一块带给他们的,还有一道命令——明日太子受册之后,将会于慈庆宫受礼,而他们这些侍读,便要在那个时候齐诣慈庆宫行礼。虽然没有去奉天殿观礼的机会,但这已经是极为不平常的殊遇了。一时间,也不知道多少出身寒微的学生喜极而泣。

而张寿也一样在回到张园时,就看到吴氏正在整理他的那套朝服。虽然他不太上朝,但朝服、祭服、公服、常服,这所谓的文官四套大行头,那却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他大多数时候需要去应个卯的,是朔望乃至于正旦圣寿冬至这样的大朝会,所以穿朝服的次数挺多。

可此时此刻,他赫然发现,自己那套朝服好似是簇新的!

他正纳闷,迎上前的吴氏笑吟吟开口说道:“这是刚送来的新朝服。阿寿,算一算你这一年多,都换了三套朝服了!”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文总的野望重生世子爷大唐逍遥驸马爷大宋帝王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寒门枭士明朝好丈夫朔明如意小郎君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大唐:开局揭皇榜,身份被长孙皇后曝光了民国谍影我在大观园的日子大唐第一世家新三国之大汉帝国乘龙佳婿我在明朝当侯爷士子风流明末之力挽狂澜逍遥小书生原始大厨王革秦庆余年皇族武唐攻略唐砖
完本推荐: 长女全文阅读三十九度风全文阅读剩女高嫁全文阅读承包大明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过于咸鱼而被神眷顾 [无限]全文阅读东宫瘦马全文阅读不灭龙帝全文阅读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全文阅读不朽凡人全文阅读穿成大佬的小仙女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全文阅读人小鬼大全文阅读这个地球有点凶全文阅读电光幻影[娱乐圈]全文阅读粉妆夺谋全文阅读吾家娇女全文阅读高龄巨星全文阅读至高主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洪荒:吾乃混元雷帝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大英公务员彼岸之主无敌大百科[快穿]抠神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神武霸帝贞观憨婿白月光分手日常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十万个氪金的理由进击的后浪信息全知者1627崛起南海皇上您该去搬砖了低调为王轮回乐园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大唐第一逆子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玄天龙尊重生之战神吕布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原来公爵不是人神豪:开局就买比特币帝霸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