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394章 姑爷和育种

第394章 姑爷和育种

听到外头这嚷嚷,朱二几乎是火冒三丈地冲出了屋子,当看见张琛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他恨不得挥拳头上去和人打一架。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那么一点威信,可被张琛这么一嚷嚷,里头那些一个比一个油滑的棉农会怎么看他?异日会不会阳奉阴违?

然而,当他认出张琛身边的那个人时,他那一腔怨气顿时化作冷汗出了。别看此人这会儿嘴角含笑,看着温和无害,可他却认得人家的,那是他爹身边的得力幕僚之一!不是舞文弄墨的那种,而是武艺也相当不错的那种!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的,说起来真是两行泪……因为小时候曾经教他文武艺,让他挨过不知道多少戒尺的,就是这位!除了大哥,就连他爹都没打他那么多回!因为他爹太忙,哪有空成天摆弄家法棍子!

于是,即便要当着张琛的面出丑,可想到人家那戒尺之下,他抱头鼠窜都逃不掉的厉害,朱二还是低下头,老老实实上前躬身作揖道:“见过先生。”

张琛顿时愣住了。先生?张寿这不是还在里面尚未出来吗?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下子侧头朝人望了过去。莫非这位其貌不扬,还有些啰嗦的信使,竟然是赵国公府的西席先生,曾经当过朱二的老师?

等等,可朱二从去年开始就在国子监读书了,西席先生什么的,应该不需要了吧?

张琛正越想越好奇的时候,却只见那信使已经笑吟吟地伸手把朱二给搀扶了起来:“先生二字断然不敢当,当初我也就是教过二公子一点不值一提的东西而已。而且我才疏学浅,文武不精,教人无方,二公子这一声先生,难不成是要愧杀我吗?”

朱二顿时唯有干笑。人家是他父亲都要倚重的人才,和朱公权那种家伙的段位完全不同,之前北征也是跟着一块去的,先头论功行赏的时候皇帝还赏赐官职,追赠父母,如果不是赏赐进士出身太容易被广大士人诟病,皇帝高兴之下,说不定连这殊遇都给了。

当然,他听说对方并无仕途雄心,坚辞了参议道这一官职,依旧当着他老爹的心腹幕僚。就这样的人,他敢说人家文武不精?那非得被他老爹捶死不可。就从前就学于此人的时候,他也被老爹指着鼻子骂过无数次名师在前却不学无术……

“先生哪里话,从前那是我驽钝不好学……”他干巴巴地解释了一句,但实在是再也不想纠结这个话题了,赶紧岔开此事,满脸堆笑地问道,“先生怎么会到沧州来了?我爹身边怎么能少得了您?”

“二公子说笑了。如今东翁卸下了北征的重任,又暂时并未领新的职司,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我这个闲人又怎会不可或缺?所以,东翁请我到沧州来看看二公子近况,我自然是乐得走这一趟。刚刚在外听到二公子几句话,着实和过去不同了。”

朱二这才瞠目结舌,随即怒瞪张琛。敢情你小子早就来了,却在外头偷听不作声?见张琛一脸桀骜地轻哼一声,他突然想起刚刚在外头守着的阿六竟然也没示警,连忙抬头望去。

就只见屋旁一侧的大树上,阿六正垂足而坐,闲适自如,见他看来,还非常疑惑地和他对视,仿佛是不解他看自己干嘛……他不由得在心里哀叹了一声——六哥,六爷!人来了你也好歹出声示个警行吗?好在我刚刚没说什么,否则就糟糕了……

等等,他刚刚说了一句,别把钦使当你家二小子!妈呀!

面对那信使似笑非笑的表情,朱二登时脸色煞白。他可以想象,要是换成老爹听到这句话,恐怕早就冲进来捶他了,可他这位曾经的先生,居然还好整以暇地在外头旁听了这么久!他已经顾不得热闹给张琛瞧了去,正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补救,随即就听到了张寿的声音。

“朱二哥,既然有客人来了,怎么不请进来说话?”张寿其实刚刚已经听到了外间谈话,此时发觉自己若是不出来,朱二简直能尴尬死,他才不得不走出屋子。见朱二果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仿佛就快要哭了,他就出口解围道,“你不给我引见一下这位先生吗?”

没等朱二回答,那信使就立时主动上前两步,含笑拱手道:“怎敢当引见二字?在下南宫仪,见过姑爷。”

张寿那预备好的客气言辞对上人这一声姑爷,顿时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他无奈地拱手回礼,尤其是听到身后屋子里传出了抑制不住的笑声,他不用想都知道那群棉农肯定在偷窥偷听,于是只能咳嗽一声道:“既然南宫先生来了,那就和张琛一块进来吧。”

张琛没来由挨了张寿一记眼刀,顿时大为懊丧。他怎么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看似只是跑腿的信使,竟俨然赵国公朱泾心腹,还曾经当过朱二的先生?他爹也派人来问过他的近况,可那也是派的寻常人,谁会没事把心腹幕僚派到这边来啊!

赵国公朱泾真是怪人!

张琛完全没去想,人家两个儿子一个未来女婿全都在沧州,之前甚至就连女儿也在沧州,别说派一个心腹幕僚来看看,就算自己亲自来那也并不过分。和他那个从小就随手放养他,非常不责任的父亲秦国公张川相比,朱泾一贯算是个很负责任的父亲。

至于朱二这个儿子没教好……毕竟人也只是庸碌,而不是惹是生非,在京城的达官显贵当中已经算很难得了——参照江阁老那个坑爷的孙子,纵马大街撞伤行人,只不过是其中一件小事而已,才刚成婚的孙媳妇进门就喜当娘,还是丈夫抢来小妾生的儿子,那才叫坑。

而张琛跟着南宫仪进了屋子之后,见几个人忙着张罗给他们找地方坐,他见这地方总共也就只有两张黑乎乎看不出本色的凳子,就索性谦让道:“让南宫先生坐就是了,他这才刚从京城到沧州,都还没来得及歇过。我和朱二站着听。”

朱二见张琛硬是上前按着南宫仪坐下,随即拉了自己往张寿身后一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瞪了人一眼。可当听到张寿又开始说话的时候,他就不敢分心了。

毕竟,张琛可不管棉农这一摊子,万一听漏了一两句不要紧,他可是管这个的,万一出岔子,那就都是他的责任!他这才平生第一次独当一面做事情,千万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他就白“离家出走”了这一回!

虽说把来意不明的南宫仪和明显是来看热闹的张琛请了进来,但张寿在继续之前那个话题的时候,并没有顾虑两人的存在。

“既然老周你揽下了试种海外棉种这件事,那我就要多嘱咐你几句。海外棉种和我们现在的棉种,从种法来说,其实是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但是,有几项你要格外注意。”

见大嗓门老周赶紧连连点头,张寿整理了一下自己知道的那些知识,也不管那是不是纸上谈兵,自顾自地侃侃而谈道:“我之前虽说没有种过棉花,但考虑过引种,所以特地去打听研究过。同一种棉花,同一时间种植在不同地区,其收获结果可能会相差很大。”

“而这个同一地区,并不是指例如京城和沧州,甚至沧州不同地区之间,也会发生这一变化。所以,我之前说的试种七八亩,并不是连成一片的七八亩,而是分散在沧州东郊的三个地方。所以,我会提供你两头骡子,供你在两边来回交通。”

之所以是骡子不是马,张寿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相比喂养条件高,而且用途相对单一的马来说,健骡对于农家的作用,显然比马更大一些。果然,他此话一出,刚刚还面露难色的大嗓门老周立刻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

至于其他人,此时一个个或懊恼,或沮丧,仿佛都很后悔错过了这样一个白得两头骡子的大好机会。要知道,这样的运输工具,对于一户农家来说,可以说是极其宝贵!可下一刻,听到张寿的下一句话,他们却都又生出了一丝希望。

“老周那算是替我试种,但各位也可以自行在自己的地里试种,种子我会提供一些。”

可张寿紧跟着又给众人泼了一盆凉水:“但是,种子数量有限,而且你们最好不要抱着侥幸之心,把这些海外棉种和自家原有的种子混合在一起。小花生的叔爷当初急于求成,混种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差,不但棉铃重量轻,棉花产量少,甚至连原本棉田的产量都锐减了。”

“因为棉花不同于其他作物,混种的结果,就是品种退化,不但海外棉种退化,就是你们自己的品种也一样。所以,暂时要很小心地种在周围没有其他棉田的地方,以免昆虫授粉的时候,不小心把两块地弄混了……”

张寿尽量用浅显的语言对一群种了几十年地的棉农讲授着品种纯化、退化的概念,讲授着昆虫授粉时的自交和杂交,眼看有人抓耳挠腮听不懂,有人若有所思点点头,也有人始终只懂得傻笑……他就轻咳了一声。

“总之,我会写一份相应的说明,你们若是要试种,来领种子的时候可以一并领去。但不认得字的不妨三思而后行,因为试种之后,要记录衣分率,也就是单位重量的籽棉轧出皮棉的比率,还有单个棉铃内籽棉的重量等各种指标,以便我进行核对……”

大嗓门老周虽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然而,想到自家那个识字的二小子,他还是咧嘴一笑,得意地扫了一眼几个同伴。

还想和我抢?回去先让你们儿孙学会读书写字再说!

然而,到底还是有人不死心,一个棉农想了又想,最终似乎是把心一横,突然开口问道:“张博士,那我们要是试种出了成果,有什么奖励没有?”

“当然有,提供真实且详尽的试种报告,且当年在监督之下收获的,所有收获归你自己不说,这些棉田的籽棉会由我派人轧棉,且收购价浮涨三成。若是培育出优良棉种,经试种第二年确实有效的,我会奏请朝廷予以良农嘉奖,荐一子入公学,一应费用全免。”

此话一出,刚刚还在苦恼的几个棉农顿时一下子骚动了,齐齐蹦了起来。然而,张寿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却让他们眼睛瞪得更大了。

“你们要是有认得读书识字,却在科举上头没天赋,脑子活络好使,至少种过地,或者愿意去研究农家事的人,不妨举荐给我。此番从海外来的种子,并不止棉花一种,很多东西都很有价值。但有些好种,有些难种,所以需要有头脑认识字且会种地的人来群策群力。”

“若是都能一一栽培成功,他们这样的人才,不说朝廷嘉奖,至少名和利,是不会少的。”

南宫仪静静地坐在旁边,看张寿口中迸出一个个他闻所未闻的名词,比方说提纯和复壮,又见人和区区几个棉农耐心细致地讲解,再听到人又许诺名利,他突然觉得,往日曾经远远看到的这个从相貌风度上看和大小姐异常相配的少年,他顶多只看到了一鳞半爪。

不但是他,赵国公朱泾,就算早早相中张寿的太夫人和夫人,只怕也从未看清楚张寿。然而,大小姐朱莹,应该也绝不仅仅是迷恋那张脸,更喜欢的是人那种和京城任何一个贵介公子都绝不相同的性格和行事。

张寿这个人,似乎眼睛里看到的东西从来就和一般人不一样!

南宫仪在看张寿,却没注意到张寿背后的张琛一直都在分心看他。而等到张琛发现朱二念念有词,分明在死记硬背张寿说的那些东西时,他就忍不住低声讽刺道:“你用得着吗?没听小先生说,回头会整理一篇相关的文章出来?到时候你再背也来得及,现在急什么?”

“你管我!”朱二没好气地给了张琛一个白眼,这才轻哼道,“早点背出来早点能唬人!”

张琛顿时哑然,可紧跟着,他就听到朱二低声说道:“话说回来,这要是纺织的效率都高了,棉花的产量也高了,你说那轧棉机是不是也得效率更高才行?”

“咦?”张琛有些讶异地惊咦了一声,随即就嘿然笑道,“那是不错,怎么,难不成你有这改进轧棉机的脑子?”他怎么没想到?赶明儿他就在自己雇佣的那些工匠里发赏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万一有好结果,回头张寿肯定会大大赞赏他,让朱二捶胸顿足去!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士子风流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如意小郎君抢救大明朝武唐攻略资本大唐红楼春绝命军医:开局中医满级红楼之猛虎哮大唐逍遥驸马爷大宋帝王大唐:列阵在北,镇长城无涯朕又不想当皇帝大魏能臣原始大厨王唐砖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刑徒北雄千夫斩大宋有种末日终战民国谍影我不是贾贵梦回大明春
完本推荐: 超度全文阅读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嫡结良缘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盛世医妃全文阅读山河盛宴全文阅读天命凰谋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布衣官道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娇医有毒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四爷心尖宠(清穿)全文阅读上门医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藤壶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混元修真录[重生]原来公爵不是人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白月光分手日常基因大时代无敌大百科[快穿]重生农门小福妻超级兵王混都市退圈后我风靡全球不灭战神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从亮剑开始崛起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催妆斗罗之骷髅也疯狂洪荒:签到百年,我大道身份被云霄曝光了重生六零:农女种田有空间红楼之群英荟萃武破九荒万法无咎娇华绝代神主我不可能是剑神我挂机了千万年天启预报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赝太子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