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385章 君子坦荡荡?

第385章 君子坦荡荡?

运河上因为争抢航道,卸货装货,甚至其他各种纠纷而厮打乃至于械斗,这从来就是司空见惯的事。沧州这种武风极盛的地方,那就更是如此。此时此刻这一声打死你的大喝之后,四处传来的都是看热闹的起哄声,就没听到有人喝止阻拦的。

张寿倒是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来运河码头,就即将看到一场全武行,再瞥一眼阿六,少年正一脸的兴致勃勃,一副唯恐天下不乱,很希望观赏一场高水平打架的样子。哭笑不得的他倒是有些在意一个不好打出人命来,可紧跟着,他就发觉有人抢过了他的缰绳。

“您老人家慈悲为怀,一定担心打出事情来吧?这码头我熟,我带您去!”那白头巾的汉子满脸谀笑,连自己做生意的小推车都暂且不顾了,尤其是见阿六瞅了他一眼,却并没有阻拦他的意思,他赶紧牵着张寿那匹马就往人群中走……准确来说,应该是挤了进去。

有了这么个地头蛇在前头带路,张寿靠着坐在马上的优势,很快就看到了运河上的那场全武行。和陆地上打架不同的,这里赫然是两边在船头拿着竹篙对戳,一方是一条灵活的小船,另一边则是一条显然满载的货船。

然而,货船上三个船夫一块竹篙上阵,却依旧奈何不了小船上的一个船夫。

眼见小船上只有一个人,那竹篙却使得稳准狠,和那边厢三人斗得难分上下,张寿越发好奇这斗起来的情由——真的就只是为了谁先走谁后走这么一点小事?就在他纳闷时,那小船的船舱中,竟是有人大声叫嚷道:“你别忘了已经收了我一百贯定钱,快走,快开船!”

张寿依稀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正回忆自己是在哪边听过,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阿六那冷冷的声音:“是那个狗屁知府公子。”

听到阿六迸出这狗屁两个字,张寿先是一阵好笑,可想到之前华掌柜把那个毕师爷押送去了县衙,如今这位黄公子又出了重金想要上船,明显是为了跑路,他顿时眉头一挑。可就在他打算吩咐阿六去掺一脚的时候,牵着他身下坐骑缰绳的那白头巾汉子就品出了滋味来。

“张博士,那条小船上的人是您老人家的仇人?”

再次听到这老人家三个字,张寿顿时啼笑皆非。天可怜见,他现在才十七……怪不得皇帝受不了被宫里人外头人天天喊爷爷,他这还没老呢,就被人叫老了!

但此时无疑不是去纠正人家这个称呼的时候,他就轻描淡写地说:“人家把我当仇人,我却还看不上他。只不过他身边某人如今还在县衙里背着案子没清,却也不能让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跑了……阿六!”

阿六答应一声,正要立刻下马跳上运河那条船去抓人,谁曾想那白头巾汉子立时丢下张寿那坐骑的缰绳,上前大吼一声:“别放了那小船上的人走,他是国子监张博士指名要的人!”

张寿被这破锣似的怒吼给叫得差点懵了,随即才忍不住想,他这个钦使大多数时候都躲在朱廷芳后头,这家伙报他的名头有什么用?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就是这一声高呼,刚刚还在一人独篙和三个对手打得难解难分的那个船夫,猛然间停了手。

“我呸!他娘的,要知道这狗屁家伙是国子监张博士要缉拿的人,别说一百贯,就是一千贯我也不要他的!我这就把人揪出来!”

然而,这人往船舱里钻时,那边厢刚刚和他打得如火如荼的三个船夫也同样停了手,却赶紧撑船接近,其中两个艺高人胆大的轻轻一跃跳到了对面这船头,一副严防人逃跑的架势。这时节,就只听船舱中大呼小叫,仿佛里头的人不愿束手就擒,还在那负隅顽抗。

两个船夫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就起哄似的说:“岑三,你到底行不行啊!刚刚一个人和我们三个打了一场,瞧着倒是还没丢下当年那威风,怎么现在对付个软脚虾就不行了?”

“放屁,老子会拿不住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公子哥?还不是怕磕着碰着他!”随着这骂声,刚刚单人独斗三个的那船夫已经是揪着一个人出了船舱。见两个刚刚的对手不怀好意地打量自己,他也不怕他们抢人,轻哼一声就往岸上看去。

“刚刚谁嚷嚷说这家伙是县衙里头那位国子监张博士要的人?出来,人我已经拿住了!”

说话间,他就只见一个白头巾汉子满头大汗地挤到了围观人群的最前面,而他的身后,赫然跟着一人一骑。只是看了一眼,瞧见马上那赫然是个清雅的年轻公子,他登时眼睛大亮。而这时候,一旁的围观人群也都叫嚷了起来:“真是张博士来了!真是张博士来了!”

第一次来运河码头,此时眼见无数道炙热的目光朝自己射来,张寿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名气,或者说人气,微微一愣后,他索性就笑着朝四面八方的人群招了招手。当看到人群中一时骚动到沸反盈天,就差没有姑娘丢手绢了,他总觉得有一种自己化身明星的感觉。

好在随着人群让开一条路,那个一手拽着黄公子的船夫大步走来,他终于听清楚了那些议论的声音。其中,小部分人在议论他和赵国公府那桩婚事,在议论他和朱莹郎才女貌,但大多数人的说法却非常朴素。

他们议论的却是他安抚那些告状百姓,是他出面让蒋家等各家大户重新开业复工,是他不顾朝中反应饶过冼云河等人的性命,口口声声青天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那手拖黄公子上岸赶上前的船夫,弯腰行过礼后也直截了当地说:“虽说我收了这家伙的钱,但也一直犯嘀咕,这为了什么急事上京城,居然舍得砸一百贯?敢情是因为他犯了事,走官道怕被人追,这才包了我这条小船!”

“张博士你对咱沧州人公平公正,我虽是个一字不识的大草包,但也信得过你!这家伙我交还给你,那一百贯报酬我也原物奉还!”

见这船夫随手就把黄公子往地上一丢,随即就要到怀中去掏钱票,张寿心中触动,本待开口说些什么,却不想地上本来如同一条死狗似的黄公子陡然之间跳了起来,竟打算往人群中窜逃。他微微一愕,可还什么话都来不及说呢,黄公子就被几个人打翻在地,扭送了回来。

“还想逃?知不知道咱们沧州是什么地方,咱们沧州就连小孩子都会武艺!”

“打死你这狗东西!”

眼见群情激愤,双股战战的黄公子在恐慌之下,终于忍不住大声叫道:“我爹是河间知府,我爹是河间知府,我是读书的儒生!张寿,你有什么权力缉拿我!”

随着河间知府四个字话音落地,张寿发现四周围那无尽的骚动喧哗突然为之一轻,他就嗤笑一声道:“河间知府之子?你敢告诉别人,你这个河间知府之子在沧州都做了些什么?朱将军和我好不容易才安抚官民商贾,还了沧州平安,你呢?”

“打着尔父河间知府的名号,招摇撞骗,游说挑唆,就凭着一己之怨气,兴风作浪,妄图再掀起变乱,将沧州民乱这四个字钉在沧州人身上!”张寿陡然之间提高了声音,随即怒斥道,“你刚刚说自己是读书的儒生……呵呵,我问你,你有什么功名?”

被张寿拆穿自己这数日以来的行踪以及目的,黄公子登时面色大变,而等到张寿突然质问他功名的时候,他更是一下子闭上了嘴。

他那读书不过是被自家老子逼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再加上有母亲溺爱,哪里用功过,哪有什么功名?就连一个监生,那也是凭父亲的官职而得到的恩荫……等等,他是监生的话,岂不是就意味着张寿这个国子博士能管他?

见人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是再也不做声了,张寿就冷冷说道:“你既然口口声声读书人,那之前在极乐街上,你于酒肆二楼饮酒作乐,而后因为一时心情不佳就将酒杯从二楼高处掷下,以至于伤人的事,可还记得吗?”

“别以为伤的只是个难得去极乐街看热闹的寻常百姓,就不当一回事!读书人常被百姓敬称为君子,君子三立,立德立言立功,尔有何德,尔有何言,尔有何功?”

刚刚张寿骂人兴风作浪的时候,四周人群就再次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此时张寿又提及极乐街伤人事件,一时围观人等登时为之大哗。

极乐街那种地方,这运河码头的小商小贩大多是没钱光顾的,但没钱并不意味就不能去溜达一圈。而他们这种人,也往往是在极乐街上被人推来搡去,被豪奴呵斥乃至于驱赶踢打的对象,可想而知,被这位知府公子砸杯伤了的,也多半是和他们同类!

如今张寿说伤的真是一个平民百姓,人们顿时出离愤怒了。河间知府的公子,这要是往日,足以令最任性豪侠的武门为之退避,令最跋扈嚣张的豪门为之丧胆,小民百姓唯有仰望,顶了天在背后跺脚怒骂,可如今却不一样。

因为有那位敢于和明威将军朱廷芳一块杀了许澄的张博士顶在前面,有敢于饶了冼云河那八个人活命的张博士,有敢于替无田无业小民张目的张博士顶在前面!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喝了一声:“张博士说得没错,除了打着你爹的旗号招摇撞骗,你还能干什么!”

张寿见人群一时喧闹,骂什么的都有,仿佛是一直以来因为被贪官污吏压榨至今尚未宣泄干净的那点怨恨,此时此刻也跟着迸发了出来,他就冷笑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牵扯着话题。

“而且,你要是真的理直气壮无愧于心,跑什么?你要是悄无声息地跑,好好的在船上等候起行也就算了,非要嚷嚷着你那一百两的定钱,仿佛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有钱似的!”

“出门在外不知节制,露富炫富,你知不知道,这漕河上可是大段大段都在荒郊野外,有的是见财起意的人,就算你这船夫人仗义,武艺高,可他一个人抵得住十几个几十个贪图你钱财的匪类吗?

听到这话,刚刚三个人才和那船夫岑三斗了个旗鼓相当,此时也跳上了岸的船夫们顿时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就大声说道:“没错,也不知道你从哪听说岑三是个高手……他是个高手不假,可这运河上的水匪可是一窝一窝的,知道你有钱,还就一个人,不抢你抢谁!”

黄公子这才面色渐渐煞白。听说毕师爷被人扭送去了县衙,他就知道不好,立时吩咐几个护卫带着那几个之前和他一块游山玩水的读书人上路,假造自己从陆路仓皇离开的证据,却企图从水路上京,然后去找在六部当官的舅舅帮忙。

可现在张寿这一说,他方才醒悟到,身上带着一大沓钱票的他就是大肥羊!

他真蠢,不过是被朱莹教训了一顿而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应该先回去找老爹哭诉的,而不是留在这沧州城想要证明自己……

直到瞧见黄公子已经失魂落魄,张寿这才淡淡地说道:“好了,以防你担心我和朱将军,又或者县衙当中那些官吏差役觊觎你的钱财,你不妨在这里当着众多沧州父老的面实话实说,身上带了多少钱,回头我绝不会少了你父亲河间知府一分一毫!”

“张博士真仗义!”

也不知道是谁这般叫嚷了一声,四周顿时赞口不绝,全都在称颂张寿这君子作风。而黄公子被这各式各样的话语给说得方寸大乱,再加上他带的钱确实不少,也确实担心别人见财起意,当下就把心一横,沉声说道:“我带了八千贯钱票!”都是他老娘贴补他的私房钱……

话一出口,他就发现人群又起了一阵骚动,随即就看到张寿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一刻,他登时醒悟到自己好像错了,可慌忙再仔细一想,他却完全不明白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慌忙又补充道:“那都是我娘给我的,一分一毫都干干净净!”

只有张寿自己知道,只要这位知府公子吐露出的随身钱财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那他爹就真的被这个儿子给坑死了!他可是早就特地向人打听过,这位河间知府出身清寒,夫人家境也只寻常,凭俸禄积攒了那么多家财,儿子出门就能拿出八千贯?呵呵呵呵!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一品江山明末亲军锦衣卫革秦刑徒北国谍影老胡同楚氏赘婿武唐攻略绝命军医:开局中医满级恶明我真是大昏君极品明君赵尸王朝寒门枭士红楼之猛虎哮贞观大闲人我要做秦二世汉阙名门北宋小厨师大宋帝王大唐最强长子大学士我在大观园的日子逍遥小书生梦回大明春
完本推荐: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毒医狂妃马甲多全文阅读逆天神妃至上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东宫瘦马全文阅读危险人格全文阅读上门医婿全文阅读千秋全文阅读超神机械师全文阅读绿茵峥嵘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都市奇门医仙全文阅读玩家凶猛全文阅读绝处逢生[末世]全文阅读春意闹全文阅读唐朝小闲人全文阅读穿越之细水长流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放开女主让我来gl高塔公主[西曼]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彼岸之主我不可能是剑神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回档少年时退圈后我风靡全球重生农女种田有空间红楼之群英荟萃1979闲鱼人生万法无咎藤壶网王之传奇缔造者神豪:开局就买比特币大唐逍遥驸马爷屑王之子超神宠兽店我!直播练武寒门祸害数风流人物逆剑狂神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垂钓之神保护我方族长玄幻模拟器末日乐园妖龙古帝白月光分手日常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