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324章 泄愤和蹭饭

第324章 泄愤和蹭饭

千金之女抛头露面这种事,秦汉不奇怪,唐时就要带足随从,北宋还能随时离婚,寡妇再醮也并不受歧视,反而是皇家公主禁锢严格,大多从一而终,到了本朝太祖的时候,因为元末那场大战即便早结束了几年,仍旧打得天下凋零,于是太祖早早就颁布法令平权。

至于这个权,不是科考权、出仕权、继承权……而只在于一般的出门和工作。平民女子婚前婚后都可以出门工作,从事经营、女医、记室等,当然婚后工作,那得自己和夫家商定。当年京城还建立过女学,只不过后来内斗都来不及,女学也就无疾而终了。

至于富家以及官宦千金,可以大大方方出行,不必戴帷帽,又或者及地幂离。

可即便如此,和唐时那些盛唐贵女似的身着男装随意出行,这还是大多数官宦家庭都觉着太张狂的行为。至少,老咸鱼和小花生即便是在沧州,也没见过哪家小姐这样胆大妄为。然而,人家当未婚夫和当二哥的都无所谓,他们当然不会多嘴多舌。

更何况,鉴于朱莹那男装都难以遮掩的艳丽容貌,还有那谈笑自如的性格,他们忍不住不时偷窥,两只耳朵更是高高竖起,偷听她和朱二的话语。

因此,对付这样一个分心二用的老咸鱼,张寿就觉得轻松多了。他非常巧妙地带着话题节奏,须臾就渐渐引到了小花生的名字上。

果然,听他提起朱二说小花生的名字来源于一种食物,老咸鱼一个没留神,心直口快地说:“花生这玩意确实很好吃,无论是连壳一块用盐水煮,还是直接剥出花生仁之后,拿盐一炒,那都是上好的下酒菜!哎,我也不太拿出来卖的,平时都是自己……”

最后一个吃字还没来得及出口,他就陡然闭嘴,旋即迅速瞥了张寿一眼。就只见张寿正气定神闲地笑吟吟看着他,那眼神看不出什么打探,仿佛只是普通的闲聊。他那俶尔紧绷的的神经不知不觉在那样轻松的气氛中松弛了下来,也回了张寿一个笑容,只是有点勉强。

“存货不多,我平时也就是自己喝个小酒。”

“有机会可要请我尝尝。”尽管张寿刚刚很想撇开什么工坊,直接先去老咸鱼那儿见识一下所谓的番茄酱和花生,但是,好容易找到真真切切的“新大陆”线索,他不愿意太过打草惊蛇,因此,这个话题他也就到此打住。

等到跟着老咸鱼和小花生来到了一条小巷中的一座小门前,他见这步行的一老一少同时停下,不禁抬头望了一眼这低矮的围墙以及肮脏的环境。这时候,朱二立刻有些狐疑地问道:“是这里?工坊设在这地方,是不是太破了一点?”

朱莹顿时嘲笑道:“二哥你觉得工坊应该设在哪?最繁华的大街上?最好还是三间陈设奢华的铺子?那怎么可能。又不是生产成品的地方,越是破落,越是房租低廉,成本便宜。你当谁都是阿寿吗?在自家好好的房子里开工坊。”

“莹莹,我觉得你这好像不是夸我,而是讽刺我。”张寿有些哭笑不得,无可奈何地叹气道,“我那是因为穷……否则当初找地方招揽木匠和铁匠做东西的时候,也不会选了鬼宅隔壁……张园那么大地方,浪费了可惜,再者娘又明说了不怕吵,否则我也不会开自己家里。”

之前大皇子对新式纺机的事讳莫如深,再加上沧州虽说距离京城很近,可只要多多派人散布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他也就不怕张寿是做出纺机这件微不足道的事在城里四处流传,影响自己的名声。至于后来出事之后……他想散布消息也有心无力了。

所以,老咸鱼这才知道,张寿是自己雇人做出了那新式纺机,而后又自己开设了工坊。他眼神闪烁了一阵子,随即就指着门上那大挂锁说:“张博士,这里已经停工好些天了,你看,门上还锁了起来。”

朱二不忿刚刚竟然被朱莹嘲笑了一通,立刻问道:“就这围墙,这单薄的锁,不怕有人撬锁又或者翻墙进去,偷了那些纺机?”

“偷这个有什么用?”这一次用看傻瓜的眼神看朱二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六。没等朱二说话,他就淡淡地说,“棉花早没了。”

朱二顿时哑然。而老咸鱼又补充道:“而且只要沧州各家工坊换上新的,邻近各大州县乃至于江南,也就能全部用上了。重要的是图纸,而不是机器,这一台纺机值几个钱?”

完全被噎得哑口无言的朱二顿时悻悻,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道:“那我们来干什么?”

阿六压根没理他,跳下马来到门前,对着那把锁倒腾了一阵子,顷刻之间,那把乍一看还很能糊弄人的锁就直接掉在了地上。而朱二见人径直推开门自顾自走了进去,他不禁回头看看张寿,瞧瞧朱莹,见两人全都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他只能选择闭嘴。

人家都不怕被人告私闯民宅,他怕什么?

而老咸鱼倒是反应寻常,可小花生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竟是追在阿六身后,一溜烟跟了进去。不过一会儿,阿六还没见身影,小花生却是仓皇跑了出来。

“叔爷,里头的纺机都被砸了!”小花生满脸惶惑不安,结结巴巴地说,“一片乱糟糟的,瞧着仿佛是有强盗闯进来洗劫过似的!”

闻听此言,老咸鱼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快步冲了进去。而朱二心痒痒的正想下马进去看热闹,眼角余光却瞥见张寿朝朱莹勾了勾手,紧跟着,他那妹妹就立刻策马靠近,两个人耳语了起来。至于再后头的朱宏等三人,全都一脸我什么都没看到的表情。

他正在猜测张寿究竟对朱莹说什么,却只见两人很快分开,而朱莹竟是突然看向了自己,紧跟着,人就调转马头朝他这边过来,不由分说地一把拽住了他的缰绳:“二哥,我要借你去办点事情!你对沧州总比我这初来乍到的熟悉一些。好了,时候不早,赶紧走!”

等到满脸发懵的朱二被朱莹蛮不讲理地拖走,朱宏等几个护卫虽说心里全都是一团迷糊,但都忙不迭地朝张寿微微一颔首,随即拨马紧随其后。张寿见状不禁莞尔,不多时,他就只见阿六步伐轻快地出了工坊,而老咸鱼和小花生却还没跟出来。

“所有纺机都被砸了,就好像出手的人对这些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但是……”阿六顿了一顿,这才有些不确定地说,“但是,要砸成这个样子,不可能是徒手,很可能是用上了锤子、斧子……但有一件事有些奇怪,所有的劈砍痕迹都很新,尘灰上的脚印也不对。”

阿六只有在对待正事的时候才会说这么多话,张寿验证了之前自己的猜测,就笑着对他竖起了大拇指道:“还好我带了你来,若是别人,肯定会以为是冼云河那帮人打砸的……”

“不是云河叔!”

匆匆跑出来的小花生只来得及听到后头半句话,顿时急了:“云河叔下每一个命令的时候,我都在他身边,他绝对没下令干这种事!砸了纺机有什么用,官府还是会追缉我们,那些奸商狗大户还能做新的,对我们一点作用都没有……”

老咸鱼落后小花生两步,却是干笑了一声:“云河没干,你就能确定其他人没干?他这次虽说振臂一呼拉了这么多人,但也应该有人没有胆子跟着他干。但浑水摸鱼,把这些坏了他们好日子的纺机给砸了,这却还是能办到的吧?”

小花生正对老咸鱼怒目相视,可听到他说是其他人浑水摸鱼,他就渐渐变了脸色,到最后更是愤愤叫道:“不对,肯定是那帮黑心黑肺的狗大户,他们生怕云河叔死不了,一定是他们干的!几台纺机对他们来说不值几个钱,可却能够栽赃在云河叔和我们身上!”

见小花生总算是醒悟了过来,老咸鱼嘴角闪过一丝笑容,随即就注意到,外头只剩下了一个张寿,朱二公子和之前现身的那位朱大小姐以及几个护卫,已经全都消失了。他正有些狐疑,张寿就很爽快地给出了回答。

“刚刚阿六说,那些机器是用锤子斧头破坏的,但痕迹却很新,而且脚印在灰尘上方,我就怀疑才有人进来砸了机器不久,所以托朱二郎他们去其他工坊看看。如果真的是刚刚发生的事,那么其他工坊那边兴许还没来得及动手,运气好还能抓住一两个人。”

小花生不禁大急:“应该带上我的!沧州城里有几座工坊,没人比我更清楚了!”

张寿呵呵一笑,若无其事地冲着这个瘦弱少年点了点头:“工坊在哪里,城里知道的人很多,哪怕朱二郎靠不住,后头跟着的人却精明强干,很快就会把所有地方都查探一遍的。再者,莹莹很聪明,应该派人回去向她大哥报信了。”

听到这里,小花生这才如释重负。而老咸鱼则是瞥了一眼表情淡淡的阿六,心想这个看上去怪怪的少年还真是颇有眼力,他本来还思量如何不动声色提醒这一点的。

于是,他就呵呵笑道:“既然那几家工坊有人去了,那张博士接下来还打算去哪里看看?”

“我初来乍到,就去你那好了。”张寿仿佛漫不经心地说,“不就是咸鱼味重一点吗?反正我这一身尘灰也好不到哪去,回头沐浴换一身行头也就行了。朱二郎之前一个劲对我夸赞说你厨艺很不错,而且不少都是海外珍奇,我这个最好口舌之欲的实在忍不住想叨扰一二。”

他一边说,一边又看了小花生一眼:“小花生,你不是想救你那位云河叔吗?回头对我说说你们的事。之前朱二郎虽说讲了一些,但到底是转述,不比本人详尽。”

小花生顿时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好好,只要张博士你愿意听,我什么都说!叔爷做菜可好吃了,那真的是十八般手艺,就连外头那些饭馆的厨子都不如他!可他就是愿意守着那个咸鱼铺子,还整天去找人下棋,不务正业,怪不得被人起了个绰号叫老咸鱼!”

想到张寿身边这少年也曾经光顾过自己那儿,后来又是朱二,老咸鱼本来还想推脱,可听到小花生这么说,他顿时气了个七窍生烟:“臭小子,竟然这么编排我?尊老你懂不懂?”

“可当初是您自己说的,尊老之外还得爱幼呢!”小花生冲着老咸鱼做了个鬼脸,随即闪到了阿六身后。虽说张寿也和他差不多年纪,但他总觉得这位国子监张博士好像挺有威严,而阿六虽说也有点怪,可刚刚和自己一同探查了一番工坊,他倒是觉得人更可亲些!

人躲在阿六身后,老咸鱼自然无计可施。他没好气地瞪了小花生一眼,最后到底是在前头领路,同时应付着张寿那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完全如同闲聊似的问话。当他终于分神往后头看时,却只见小花生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坐在了阿六那匹马上,这一惊顿时非同小可。

“小花生,你……你小子懂不懂规矩?”

小花生缩了缩脑袋,小声说道:“我刚刚对阿六哥说我没骑过马,一直都很羡慕能骑马的人,六哥就说让我上马试试看。是他扶了我上马的,稳当着呢,叔爷你要不要也来试试看?”

老咸鱼无奈地捂住了额头:“你这胆子简直是越来越大了,都是云河那小子纵坏了你!这是亏得碰到张博士和这位小哥,否则你非得被人敲得满头包!”

“只要阿六高兴就好。”张寿见阿六一脸平淡,也笑呵呵地对老咸鱼说,“你也别怪小花生,他年少好奇心重,我当初头一回看见马的时候,也一样眼馋得很。”

“他怎么能和张博士你这种文曲星下凡的人比?”老咸鱼刻意露出一副市井小民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心中挺后悔刚刚引经据典,可看到张寿面色如常,照旧谈笑,他知道人家这顿饭是吃定他了,也只好无奈地在前头带路。等到了自家铺子,他的最后一丝指望也完全落空。

就他这里那浓重的咸鱼味,张寿竟然仿佛没闻到一般,神态自如地跟着他和小花生走了进去!

不但如此,即便他跟在旁边,张寿还是犹如那些没见过底层人民生活的贵介公子,东张张西望望,在他的铺子里转悠,就连咸鱼也仿佛成了稀罕东西。老咸鱼陪着转悠了好一会儿,见小花生跟着,终究还是无奈下了厨房。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大唐第一世家极品明君逍遥小书生乘龙佳婿名门士子风流北宋大丈夫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我本大明一布衣大宋的智慧汉阙革秦刑徒汉唐1931楚氏赘婿赘婿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帝秦霸世小阁老大明从京师沦陷开始恶汉猛卒公子风流一品江山唐残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
完本推荐: 网游之代练传说全文阅读攻略小社会全文阅读裙下臣全文阅读送君入罗帷全文阅读俯首称臣全文阅读凤策长安全文阅读凌天传说全文阅读大周仙吏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神魔书全文阅读长女全文阅读四爷心尖宠(清穿)全文阅读无上崛起全文阅读旺夫小哑妻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全文阅读病娇毒妃狠绝色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直播练武完美转世以后末日乐园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信息全知者悲剧发生前[快穿]抠神稳住别浪万倍增幅:鸿蒙至高神,加入诸天万界群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重生锦鲤福运多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洪荒:我祖龙,开局选择龙族退隐!天道之下原来公爵不是人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快穿之当绿茶成了恶毒女配娇华校花的贴身高手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我真没针对法爷谎言之诚神豪:开局就买比特币洪荒历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拐走小和尚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