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塔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304章 微妙的舞弊事件

第304章 微妙的舞弊事件

到底是主管绳愆厅,竹板子打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黑面神,徐黑逹这怒吼过后,刚刚才传来嗡嗡嗡议论声的半山堂顿时鸦雀无声。尽管大多数贵介子弟并没有经历过被这位那两张嘴皮子一碰,便是小竹板子二十起敲下来的窘态,但成绩下调,成绩作废,他们还是懂的。

于是,浑水摸鱼者无不立刻凛然坐好,看热闹的人慌忙收回目光继续集中精神做自己的卷子,至于原本就只顾着奋笔疾书的某些人,那就更加不会抬头了。

这一次,日后不会继续呆在半山堂的三皇子和四皇子并不参加分堂试,他们也少了一重压力,否则日后被人讥刺为连孺子都不如,那这张脸往哪搁?

张寿已然来到了张大块头的身后。见人肩膀微微颤抖,他就知道,那叫嚷作弊的人是何居心姑且不提,眼前这昂藏大汉有问题,这件事却是确凿无疑。果然,当他转过书桌来到人身前时,就只见其左手紧紧按在课桌上,手掌下方分明藏着什么东西。

见张大块头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抬头和自己对视,他就轻轻用两指敲了敲对方的手背,发觉那僵硬的手渐渐一寸一寸地移开,露出了底下一本约摸两寸长,一寸宽的册子,他不由得嘴角一勾,心想倒是第一次见识这年头的小抄。

张寿两指捻起这本有些厚度的小册子,不动声色地拢在袖中,又转到侧面多看了几眼张大块头的卷子,见答了约摸一小半,这才似笑非笑地说道:“好了,大家继续吧!”

一旁那个指斥张大块头作弊的吴四郎眼见张寿不是当场将人逐出,也不是声色俱厉地呵斥,竟是就这样轻飘飘地拿走小抄就算了结,不禁又惊又怒。可还不等他想好接下来又该如何,就发现张寿突然朝他走了过来。发现张寿低头瞟了一眼他的卷子,他瞬间神经绷紧。

糟糕,张寿不但不惩处那个平日欺软怕硬的可恶家伙,竟然还关注起了他的卷子!

只是一眼,张寿就发现,吴四郎这卷子做得惨不忍睹。见其心虚地想要用手去遮掩底下某张卷子上不知是名词解释还是问答的巨大空白,他就呵呵一笑道说:“好好做你自己的题,徐监丞刚刚说的那些情况,都是扣分,本堂考试,可不存在加分。”

这分明是说揭发作弊也不会加分,一时间其他蠢蠢欲动的人也不禁如同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谁也不敢再动歪脑筋了。至于逃过一劫的张大块头是何等心情,却也没人去关心。

而张寿袖了小抄再次来到半山堂大门口,随手一翻之后,他就不禁暗自称奇。

这是一本记录了挺多他上课内容的笔记,字迹是很漂亮的蝇头小楷,内容详尽,语句通顺,不少都是他上课时的原句——别问他怎么记得,哪怕不可能记住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但是,自己的语言习惯他自己还是有数的。

在这个没有速记的年代,他难以置信有人能在听课的同时,如此分神去做笔记。而且,这明显是精炼整理出来的。就这小小一本,囊括了大约十天的经史课内容,总结得恰到好处,在他这半山堂没有外人来旁听的情况下,写这小抄的人就很值得商榷了。

至于这笔记是一个人所为,还是几个监生的群体智慧,又或者是一个学霸整理,一群学渣誊抄,本来目的是为了学习,还是归根结底就是为了用来作弊,那就不得而知了。但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至于那个嚷嚷作弊的吴四郎,那就更有趣了。

张寿觉得有趣,张大块头却一点都不觉得有趣。虽然刚刚避免了最糟糕的结局,但他却不能不想到事后的结果。隔壁那个该死的吴四那一声指名道姓的作弊嚷嚷得人尽皆知,他会不会被直接赶出半山堂?会不会因此被家中老爹怒斥乃至于痛打一顿?会不会……

心乱如麻的他有些茫然地举目四顾,就只见大多数人都在绞尽脑汁地埋首于试卷之中。当他看到纪九的时候,就只见这个出身和自己仿佛,但一贯却很有小聪明的家伙正神态自若地奋笔疾书,不时还微微一笑,仿佛做那密密麻麻的卷子对他来说不过牛刀小试,不值一提。

“还有半个时辰交卷。不要浪费时间。这百分题的卷子,七十分就能进第一堂,五十分且平日月考岁考都合格的就能进第三堂。至于剩下的,如果有一技之长的可选择进第二堂。除此之外的人,应该不用我多说。在这种时候,你们自己问问自己,还有时间分心他顾吗?”

被身后徐黑子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紧跟着,张大块头便如梦初醒。既然人家没有因为他可能作弊而把他赶出去,那么,他至少要试一试能否达到第三堂的标准。

至于实在不行的话——皮糙肉厚的他就只能去军中了!那时候,死活就掌握在他那在军中如鱼得水的大哥手里了!

徐黑逹再次巡视了一圈回到半山堂大门口之后,并没有问张寿为何不曾揪出那个作弊的立时逐出,以儆效尤。

绳愆厅固然职责所在,但大多数时候都是依照国子博士等上级学官的要求加以处罚,除非直接犯在他手里,否则他并不会越俎代庖。

然而,当张寿随手把那本小抄递给他时,他还是接了过来,一目十行地翻了翻。

最初他还带着几分嫌恶,可等到大致翻完之后,他就不禁讶异地看向了张寿,压低了声音说:“这上头的内容确实是张博士你讲过的,但大概只有十天左右的授课内容,但其中内容之详实,简直像是把你上课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然后总结出来一般。”

“是啊,对今天的考试其实没什么用,但却是某些课程的精炼文字版。”张寿伸手接住了徐黑逹递回来的小抄,却是笑容可掬地说,“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从何而来。”

徐黑逹并不愚笨,此时心中隐隐有了猜测,一笑之后并不说话。然而,接下来他带着两个心腹小吏再次巡视了好几次,鹰隼一般的利眼不断在一群监生当中搜寻,却是再也没找到偷偷带着小抄的——就连东张西望试图看人家答案的人都为之绝迹。

无论是早早做完所有题目,气定神闲检查结果的纪九;还是紧赶慢赶想着填满所有空格,赌一赌是否有过关可能性的张大块头;又或者是有些题目有把握,有些题目没把握,犹犹豫豫试探着答题的大多数人……当听到那一声钟响的时候,偌大的半山堂竟满是抽气声。

这就真的结束了?

收卷的时候,却是张寿亲自上阵,收的同时还不忘扫一眼名字。

他在前世里记得有一种考试作弊的方法,那就是威逼利诱一个没什么背景的优等生,然后让人在卷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至于自己的卷子……呵呵,那当然是写别人的名字。对于不核对准考证和试卷姓名的考试来说,这是最好的作弊方式,没有之一。

至于老师认识你笔迹,所以能轻易洞悉换名字那种极其罕见的状况,那绝对算是特例。

收着收着,当张寿拿走一份考卷,目光一扫上面的名字时,他的眼睛就微微眯缝了起来,随即就看向了面前那个垂手低头,在他印象中一直在半山堂表现得极其老实,成绩也素来优良的监生,随即似笑非笑地低声说道:“我却不知道,原来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

那老实监生刚刚发现张寿拿卷子时特意查看自己的姓名时,就知道自己已经露馅了,此时他面如死灰,可抬起头待想解释两句时,却只见张寿已经略过他走向了下一个人。那一刻,他只觉得万念俱灰,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凳子上。

他也不想的……那些题目他都会做,平日月考和岁考也都在前十,明明绝对能进第一堂,却被吴四郎威逼利诱,不得不在自己的试卷上写他人的名字,试图将他人双手保送进第一堂,自己却只能听天由命。可现在事情露馅,一切都毁了!

他只是家中排行中流不受重视的儿子,又不像陆三郎那样有天赋,又不像张武张陆那样早早就抱住了张琛的大腿,后来又遇上了张寿,更不像纪九那样大智若愚,一旦给点阳光就能灿烂……他这点勤奋并不足以让他得到好前途,却反而为他带来了不怀好意的觊觎者!

他摇摇晃晃试图站起身来,却只见张寿已经站在了朱佑宁面前收卷。虽说威逼利诱他的人没说出事情,但他的试卷上既然写的是那位吏部侍郎长孙的名字,情形就很清楚了。可此时此刻,对方恰是气定神闲,一点即将事情败露的沮丧都没有,甚至还嘲弄地望了他一眼。

老实监生至少还分得清善意恶意,微微一愣之后,他立刻醒悟到了对方的险恶伎俩,一时整个人如坠冰窖,连牙齿都在咯咯打颤。

对方的卷子上并没有写上他的名字……这件事是注定要曝光的,那威逼利诱只不过是假象,为的只是让他坠入陷阱!可为什么?他又不是什么值得陷害的人物!

张寿在收朱佑宁卷子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那端正挺拔,却已经看到过一次的名字,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更没有看朱佑宁一眼,随手收起试卷之后,一言不发就走向了下一个。等到一百多份卷子全都收齐全了,他这才交给了带着两个小吏上前来帮忙的徐黑逹。

“好了,考完了,接下来两日休沐,你们可以尽情放松一下。”

张寿就仿佛今天没发生两桩极其微妙的作弊事件,泰然自若地宣布了分堂试的结束。而等到他请徐黑逹和两个小吏帮忙,直接把试卷送到国子监的大学牌坊时,顿时引来了这位绳愆厅监丞诧异的发问:“张博士要把考卷带回去批阅?”

“又不是科举考试,没有糊名,没有誊录,自然也就用不着锁院批改了。若是徐监丞担心有什么不公,不妨跟我回张园住两日,帮我一把如何?我正愁只有一双手,批阅这一百多份卷子实在是吃力,正打算找人帮忙。”

如果是别人,此时一定会不假思索立时拒绝,然而,大名鼎鼎的徐监丞竟然认认真真地考虑了好一会儿,最后在两个绳愆厅小吏那惊诧的视线中,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两个小吏面上不敢表露,心中却是疯狂腹诽。自家监丞大人这不是摆明了说担心张博士批阅的时候有什么不公吗?这也太不会做人了吧,不怕招人恨啊!

张寿却呵呵一笑,状似毫无芥蒂地说:“那我真是要多谢徐监丞了。张园空屋子有的是,就有请徐监丞到我那里做客两天了。”

他一面说,一面笑眯眯地看着那两个小吏,微微颔首道:“你们两个既然是徐监丞的得力干将,也不妨到我那帮忙两日,我回头必然禀报上去,不会抹杀了你们一番辛苦。”

见张寿连自己两人也要拖下水,两个小吏你眼看我眼,全都觉得又惶恐,又无奈,可徐黑逹都已经答应了,他们两个微不足道的小吏怎好拒绝?思来想去,两人只好赔笑答应。

然而,等到了大学牌坊外头,眼见两辆马车已经停在了那儿,张寿吩咐把卷子搬上其中一辆,他们还来不及说话,就看到徐黑逹自顾自地跟着卷子上了车,这下登时暗自叫苦。其中一个慌忙跟上车去,另一个则是赶紧对着张寿赔笑说情。

“张博士,徐监丞就是这脾气……”

“他若不是这脾气,我倒不请他了。”张寿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地说,“他心里只有公平,只有学规,虽然就犹如丈量的尺子一般没有丝毫通融,但有这样的人执掌绳愆厅,未必不是好事。放心,我既然请他帮忙,自然善始善终。我巴不得有徐监丞为我把关。”

那小吏原本还以为张寿不过是说说而已,可等马车到了张园,张寿不假手他人,依旧请他们俩帮着徐黑逹运送卷子,又专门辟出一处院子供他们主从三人居住,一应被褥用具全都是新的不说,晚饭更是专程送来,丰盛美味,除却没有酒,竟是无可挑剔!

更夸张的是,张寿在来过一次,发现徐黑逹竟然打算挑灯夜战的时候,他就直接笑着说了一句能者多劳,就这么走了!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taxiaoshuo.com)乘龙佳婿塔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

猜你喜欢: 朕又不想当皇帝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刑徒贞观大闲人帝秦霸世天官我要做驸马唐残承包大明庆余年新三国之大汉帝国如意小郎君大学士明末亲军锦衣卫楚氏赘婿红楼之猛虎哮明朝好丈夫极品明君乘龙佳婿大明从京师沦陷开始抢救大明朝猛卒大宋的智慧大唐杨国舅寒门枭士带着仓库到大明
完本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全文阅读开天录全文阅读雪鹰领主全文阅读河神全文阅读穿成大佬的小仙女全文阅读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全文阅读伪装学渣全文阅读榜下捉婿全文阅读特工临门之百变魔女全文阅读幻师沉风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大周仙吏全文阅读盛宠之将门嫡妃全文阅读至尊特工全文阅读三国:我真的不是猛将!全文阅读惊蛰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游戏外挂使我登顶武林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饲鬼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完美转世以后SCI谜案集(第五部)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希修真录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御兽:开局进化洛奇亚星际女教父1979闲鱼人生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我的家园[综武侠]极灵混沌决高塔公主[西曼]武破九荒牧龙师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无敌大百科[快穿]赝太子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保护我方族长绝代神主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剑卒过河谎言之诚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塔小说移动版 - 塔小说手机站